杨柳岸边相候(并辔番外)

就像歌里唱的: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
夫妻爱人骨肉至亲走到这一步,尤其残忍到刻骨。
虐是你能虐啊啊啊 TAT

奥小作:

关于下一代的爱情,帝国皇子与公主,都背负了些什么。

萧庭景与蔺安,萧庭姝与蔺夜最后的结局如何。

我不愿提笔写,却总觉得,这或许是个最好的结局。

语焉不详,大家多多担待!



情人节快乐!

—————————约清愁,杨柳岸边相侯——————

梁成帝萧庭景的死讯传到琅琊阁的时候,天已经暖了。
琅琊山上的红梅谢尽,正是迎春盛放的好时候,桃花也打起骨朵了。

蔺夜手上执了把桃木雕花的梳子,一丝丝地梳着萧庭姝的满头华发。
细细打量,那梳子上的梅花样子有些粗糙,想是手生的工匠刻的,齿数...

 

金陵有家不能回三人组(并辔番外)

感谢原作者 奥小作 将可爱的小夜夜借给我的穆儿小公主~

奥小作:

在他娘亲生下他二弟和三弟以后,宸王殿下萧庭景觉得他万人之上,天天凶巴巴的父皇好像没有那么不喜欢他了。

这件事体现在哪里呢?

照往常的惯例,他与他无法无天的妹妹皇长女殿下萧庭姝一起拜见他父皇的时候。
他妹妹总会蹦蹦跳跳地窝在他父皇怀里,要这个求那个的。
他父皇也总是笑意盈盈地回这个,答那个。

半晌了,方才想起殿下还跪着个他。

马上就敛了笑意,变了脸色,问功课,问骑射,就是不问他妹妹想要的,他想不想要。
某次他大着胆子问起来,他父皇竟然十分好奇地,支支吾吾地问他,他真的那么想要小女孩玩的东西吗?

他只能哀叹一声,他父皇到底有没有...

 

【靖凰】若相逢(番外4-4)

帝国公主的日常
======
十岁的蔺夜第一次见到七岁的萧穆,是在琅琊山下。
他以为会迎来一个满身珠翠的娇公主,结果车帘打开,萧穆一身利落的白衣,束起高高的马尾,加上身形颀长,倒更像是剑眉星目的小公子。
蔺夜行礼:“公主殿下,草民蔺夜,受家父之托,迎公主上琅琊阁。”
萧穆大方地回了一个揖礼:“蔺夜哥哥有礼,叫我萧穆就可以了。”
“草民不敢。”
“既然来到琅琊阁受教,蔺夜哥哥自然是我的师哥,就不必拘泥这些虚礼了。还请蔺夜哥哥带路。”
蔺夜觉得有点意思:这小公主明明还是软软的娃娃音,讲话却透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果断。

等见到蔺晨时,萧穆恭恭敬敬地行了拜礼:“蔺先生,请受穆儿一拜。穆儿很开心能来琅琊阁学习,定当不辜负先...

 

【靖凰】若相逢(番外4-3)

帝国公主的日常

========

(五)

母后说我应该到外面去游历学习一下。她在我这个年纪,整个云南都已经走遍了。

她觉得最适合我的第一站,就是琅琊阁。


好激动!琅琊阁是蔺晨叔叔的地盘哎!

蔺晨叔叔我也好喜欢的,虽然他年纪大了点,人胖了点,头发长了点,但一点都不影响他的风流倜傥啊!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他就抱着我抛高高:“哎哟喂,小丫头长这么大啦!想我第一次抱你的时候,你还在皇后娘娘肚子里呢!”

什么?这技术上是怎么实现的?

不管啦!他应该是除了父皇以外第一个抱我的男人了吧!

好开心好羞涩哦!


“父皇父皇,母后说要送我去琅琊阁学习!我不想……”父皇刚走近,我就朝他...

 

【靖凰】若相逢(番外4-2)

帝国公主的日常

========

(四)

今日,母后带我去找父皇玩,结果到了门口,听说下了朝之后,户部、刑部的几位大人被宣进了勤政殿。

母后招了宫人来问,原来是户部侍郎的亲戚在地方上贪没了粮饷,户部侍郎发现后包庇隐瞒了,结果这次年底被那个胖胖的户部尚书查了出来。

父皇最恨贪渎之事了,还与户部侍郎有关,根本就是监守自盗嘛,所以父皇发了雷霆之怒,要按渎职罪处决那个侍郎,但也有人求情,便僵持在了那里。


母后想了想,对我嘱咐了几声。

唉,聪慧的母后就是比耿直的父皇更有政治眼光嘛!

好吧,母后之命莫敢不从。


于是我摇摇晃晃地维持着我仪态万方风姿绰约的公主形象,朝书房走去。

哎...

 

【靖凰】若相逢(番外4-1)

帝国公主的日常

========

(一)

我叫萧穆,今年四岁,是大梁仪态万方风姿绰约的公主。

我的人生到目前为止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有个这么男性化的名字。

我知道,我的名是母后的姓氏,是耿直的父皇表达他对母后情意的一种方式。

但是,我也想像母后那样做一只小凤凰嘛!父皇你怎么不再耿直一点,还不如给我取名叫萧爱凰呢!

哦哦哦,不行,萧爱凰好像有点俗气,不符合我仪态万方的形象。

那就叫萧慕凰好啦,够风姿绰约的了吧!

唉,算了,如今木已成舟,我正在练习如何写我的名字呢。


(二)

我的弟弟比我小两岁,虽然长得很可爱,但我觉得父皇还是比较喜欢我。

比如现在,父皇正抱着我逗我玩,弟...

 

【靖凰】若相逢(番外3-4)

午后,蔺晨从景琰那里问诊出来,就去了霓凰那儿。

因为蔺晨救了霓凰,紫砂对这位少阁主的好感倍增,放他进来很是爽快:“娘娘,蔺少阁主来了。”

霓凰抚额:“他又来送那苦得吓人的药了。”

蔺晨不理会她的抱怨,端上药碗:“你别嫌药苦,全是为了你好又不伤害你肚子里那位的良药。”

霓凰皱着眉将药一饮而尽:“今天已经第十三天了……”

“我不会食言的。”

“我自然信你。”

“药喝完了就赶紧去睡。”

“让我看完这个折子。”

“看什么看,睡个午觉天还会塌吗?塌了也有萧景琰撑着。”

飞流从窗户外探出头:“要乖,睡觉。”

蔺晨摇着扇子:“你看,飞流都比你懂事。你若不听我的,他我也不救了,免得被你砸...

 

【靖凰】若相逢(番外3-3)

太后回了寝宫,就派人传了杨妃。

杨妃是靖王妃还在时,就入府的侧妃。她在娘家看惯了人情冷暖,性格倒也通透,与靖王妃素来交好,王妃过世后,府里的事多是她照料。

太后对她开门见山:“皇后晕倒在御花园的事,你肯定已有所耳闻。你性子沉稳,后宫的人也愿意听你说话,很多事辛苦你了。这回抓到的两个嘴碎的婢女,还得等皇后或者皇帝亲自处置。”

“是,臣妾明白。”


出了太后宫,杨妃就直奔庄妃宫里而去:“你怎么又口没遮拦的?”

庄妃听说婢女被抓,又看到杨妃气冲冲地进来,心里还是怕的:“不是我说的……是那婢女胡言乱语……”

“不是你天天在这儿胡说,你宫里的人能有样学样?”

“可我也没说错啊……”

“...

 

【靖凰】若相逢(番外3-2)

景琰回宫时,太医院的人早已候着。

几位老太医查看一番后,皆是面有难色,齐齐跪伏于地:“娘娘恕罪。臣等学艺不精,并无把握尽解此毒,只能尽力而为。”

望着床上毫无生气的景琰,霓凰尽力用平稳的口气问道:“那陛下何时能醒?”

“解毒之后,应当能醒。”

“如若不醒,有无性命之忧?”

“十天半月内当无大碍,只怕……”

“怕什么?”

“毒性积于体内越久,越无可能解毒,那就……”

霓凰宽袖下的手越捏越紧,指甲掐得掌心生疼,她却觉得要靠这疼意来保持冷静:“本宫不懂医术,你们好好照料陛下,尽力想法子。稍后你们可再与太后商讨对策。无论如何, 撑也撑到蔺少阁主来。明白吗?”


出了寝殿,...

 

【靖凰】若相逢(番外3-1)

时间点接 番外1

=======

从云南回京的路硬是比去程生生多走了一半的时间,就因为耿直的皇帝陛下生怕霓凰有什么闪失,即使她一路嫌弃他“大惊小怪”,他照旧小心翼翼,而同行的人只好谨遵圣命,幸而大部队终于在过年前回到了京城。

才回宫,景琰就着礼部宣布了霓凰有孕的喜讯,并下旨册立为皇后,三位侧妃也各有晋升。

皇帝登基后,吏治愈加清廉,朝廷气象一新,骚动的南楚被皇后率兵挡在了关外,如今皇后又将诞下皇子,加上恰逢年关,整个大梁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中,到处都在传扬着铁血帝后的佳话。


册立皇后这件事,霓凰原本仍然是不愿意的,但景琰这次牛脾气上来,异常坚定。

“我……”

“出宫我...

 

【靖凰】若相逢(完结/点梗)

太子大婚,算是战事初定后的一桩大喜事,虽与百姓个人并没什么关系,京城内外也是一片喜气洋洋。

大婚前,景琰和霓凰又去了元宵店。想起上次在此门前的一幕幕,两人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大婶也是好久没见他们来了,又是一番激动:“小伙子,小娘子,你们又一起来啦!”

两人落座后,看到大婶探究的眼神,还是景琰先开了口:“大婶,我们要成亲了。”景琰听霓凰说过是经得大婶的点拨,她才能直面对他的感情,自然对大婶万分感激。

“哟,你这傻小子,终于是让你如愿以偿了。这过几日就是太子和太子妃大婚的日子,你们是沾了他们的喜气啊!”

景琰和霓凰相视一笑。


大婶转身端上了两碗铺满糖桂花的元宵,霓凰看了看,忍不...

 

【靖凰】若相逢(13)

霓凰一行人抵达京城时,萧景琰早已率队迎候。

霓凰下马施礼:“太子殿下。”

十多年前,她也是在云南这样率队等到他的。可那时的两个少年玩伴皆是内忧外患,一个刚没了父亲,一个被父亲流放,还因着林殊不敢相见,生怕想起那些时光,就陡然落下泪来。后来的一道赐婚圣旨也如笑话一样,让两人本就万般纠结的心境更添窘迫。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当初的结局。

景琰早已下马来扶:“郡主不必多礼。”

景琰只觉握于手中的手臂比记忆中还要纤细,却正是眼前这纤弱的人儿扛起了南境安危,一扛就用尽了女子最美好的十数年光阴。

他想,之前的那么多年里,每次分别多是送她上战场。半年前站在城墙上,目送她出征,更是觉得此生缘尽于...

 

【靖凰】若相逢(12)

传旨官到了云南境时,穆家军的前哨就飞鸽来了消息。
霓凰翻着书的手停了下来,这一天终究还是要来了吗?
穆青焦躁地踱来踱去:“他们要是真把你嫁到南楚去,我就……”
“青儿!”霓凰生生喝止了他。
“姐!”穆青又心疼又委屈。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云南穆府霓凰郡主护国有功,品貌出众,特许配于太子萧景琰为妃。着郡主五日内启程进京,由礼部择良辰完婚。钦此。”传旨官抵达穆府时,所有人都警惕地盯着他手里的圣旨,可他宣读完毕时,大家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什么?你再说一遍?不是南楚的太子妃?是萧景琰的太子妃?”与霓凰一起跪听圣旨的穆青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连名讳尊称也不顾了,拽着传旨官就问。
传旨官讨好地笑着:“是的,恭喜太...

 

【靖凰】若相逢(11)

南楚呈国书上来时,谁也没想到,太子只瞧了两眼,就将国书狠狠掷于案上,吓得一众臣子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发一言。
明明之前传来的消息是战情趋缓,南楚亦有求和之意,这封国书怎得就惹恼了素来沉稳的太子殿下?

待大家传阅了之后,却多是面露喜色,以为萧景琰不懂个中门道,纷纷进言起来。
“太子殿下息怒。此国书虽有和亲之意,却绝非欺辱我大梁。南楚历任皇后皆是开国皇后闵氏一支后人,绝无例外。如今奉上皇后之位于我国郡主,足见求和心意之诚。”
“是啊,郡主镇守南境多年,如今得南楚求亲,足显我大梁国威,彰郡主声名。”
“而且皇后在南楚地位尊崇,甚至允许参政议政,郡主他日定能为两国永世交好创造良机。”
……

萧景琰只觉耳内嗡嗡作响,他...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