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边相候(并辔番外)

就像歌里唱的: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
夫妻爱人骨肉至亲走到这一步,尤其残忍到刻骨。
虐是你能虐啊啊啊 TAT

奥小作:

关于下一代的爱情,帝国皇子与公主,都背负了些什么。

萧庭景与蔺安,萧庭姝与蔺夜最后的结局如何。

我不愿提笔写,却总觉得,这或许是个最好的结局。

语焉不详,大家多多担待!



情人节快乐!

—————————约清愁,杨柳岸边相侯——————

梁成帝萧庭景的死讯传到琅琊阁的时候,天已经暖了。
琅琊山上的红梅谢尽,正是迎春盛放的好时候,桃花也打起骨朵了。

蔺夜手上执了把桃木雕花的梳子,一丝丝地梳着萧庭姝的满头华发。
细细打量,那梳子上的梅花样子有些粗糙,想是手生的工匠刻的,齿数...

 

金陵有家不能回三人组(并辔番外)

感谢原作者 奥小作 将可爱的小夜夜借给我的穆儿小公主~

奥小作:

在他娘亲生下他二弟和三弟以后,宸王殿下萧庭景觉得他万人之上,天天凶巴巴的父皇好像没有那么不喜欢他了。

这件事体现在哪里呢?

照往常的惯例,他与他无法无天的妹妹皇长女殿下萧庭姝一起拜见他父皇的时候。
他妹妹总会蹦蹦跳跳地窝在他父皇怀里,要这个求那个的。
他父皇也总是笑意盈盈地回这个,答那个。

半晌了,方才想起殿下还跪着个他。

马上就敛了笑意,变了脸色,问功课,问骑射,就是不问他妹妹想要的,他想不想要。
某次他大着胆子问起来,他父皇竟然十分好奇地,支支吾吾地问他,他真的那么想要小女孩玩的东西吗?

他只能哀叹一声,他父皇到底有没有...

 

【靖凰】若相逢(13)

霓凰一行人抵达京城时,萧景琰早已率队迎候。

霓凰下马施礼:“太子殿下。”

十多年前,她也是在云南这样率队等到他的。可那时的两个少年玩伴皆是内忧外患,一个刚没了父亲,一个被父亲流放,还因着林殊不敢相见,生怕想起那些时光,就陡然落下泪来。后来的一道赐婚圣旨也如笑话一样,让两人本就万般纠结的心境更添窘迫。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当初的结局。

景琰早已下马来扶:“郡主不必多礼。”

景琰只觉握于手中的手臂比记忆中还要纤细,却正是眼前这纤弱的人儿扛起了南境安危,一扛就用尽了女子最美好的十数年光阴。

他想,之前的那么多年里,每次分别多是送她上战场。半年前站在城墙上,目送她出征,更是觉得此生缘尽于...

 

【靖凰】若相逢(12)

传旨官到了云南境时,穆家军的前哨就飞鸽来了消息。
霓凰翻着书的手停了下来,这一天终究还是要来了吗?
穆青焦躁地踱来踱去:“他们要是真把你嫁到南楚去,我就……”
“青儿!”霓凰生生喝止了他。
“姐!”穆青又心疼又委屈。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云南穆府霓凰郡主护国有功,品貌出众,特许配于太子萧景琰为妃。着郡主五日内启程进京,由礼部择良辰完婚。钦此。”传旨官抵达穆府时,所有人都警惕地盯着他手里的圣旨,可他宣读完毕时,大家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什么?你再说一遍?不是南楚的太子妃?是萧景琰的太子妃?”与霓凰一起跪听圣旨的穆青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连名讳尊称也不顾了,拽着传旨官就问。
传旨官讨好地笑着:“是的,恭喜太...

 

【靖凰】若相逢(11)

南楚呈国书上来时,谁也没想到,太子只瞧了两眼,就将国书狠狠掷于案上,吓得一众臣子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发一言。
明明之前传来的消息是战情趋缓,南楚亦有求和之意,这封国书怎得就惹恼了素来沉稳的太子殿下?

待大家传阅了之后,却多是面露喜色,以为萧景琰不懂个中门道,纷纷进言起来。
“太子殿下息怒。此国书虽有和亲之意,却绝非欺辱我大梁。南楚历任皇后皆是开国皇后闵氏一支后人,绝无例外。如今奉上皇后之位于我国郡主,足见求和心意之诚。”
“是啊,郡主镇守南境多年,如今得南楚求亲,足显我大梁国威,彰郡主声名。”
“而且皇后在南楚地位尊崇,甚至允许参政议政,郡主他日定能为两国永世交好创造良机。”
……

萧景琰只觉耳内嗡嗡作响,他...

 

【靖凰】若相逢(10)

霓凰赶回金陵给太奶奶扶灵时,与景琰只在灵堂上匆匆一眼,再见已是九安山兵荒马乱之时。

白日里,霓凰与梅长苏登上宫墙,看着猎宫内外一片狼藉,还是有些后怕:“刚听到九安山有变时,我真的吓坏了,就怕兄长有所损伤。后来想了想,有兄长在山上筹划布局,应该害怕的,是夏江和誉王才对。”

“其实此役的关键并不在我,只要三日之内,景琰带援军赶到,就无大碍。此役虽然凶险,但再没有人可以阻挡景琰了。”

“是啊,他终究是不会辜负兄长期望的……只愿靖王殿下能早日为赤焰军翻案,兄长得偿所愿,霓凰也就安心了。”

梅长苏何等敏锐,觉得霓凰话里有话,一时却也抓不住重点。


夜间,景琰巡视完毕,遇上了从卫陵...

 

【靖凰】若相逢(番外1)

景琰登基一年时,南境又起波澜。南楚新帝积弱,南楚国内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都想取而代之。而扬名立威的最佳方法,是向云南下手。战火虽还未起,一时之间,云南也是风声鹤唳。


萧景琰从朝里下来,就看到霓凰向他行大礼:“陛下,霓凰自请回云南。南楚那边到底是欺负穆青年轻,才敢如此放肆。眼下战火一触即发,霓凰在南楚军中还算有震慑力。我在云南,他们或许不敢轻举妄动。若能止战于源头,自是最好。若是真有一战,我也自信能守南境寸土不失。”

“泱泱大梁,并没有到了非要贵妃出马的地步。”

“可霓凰是最好的人选。”

“朕若不答应呢?”

“陛下一言九鼎。陛下当初答应我,就算霓凰做了贵妃,也许我参政议政,穆府规制一...

 

【靖凰】若相逢(9)

大婶的一番话,让霓凰心思不宁,这碗元宵,自然也吃得食不知味。

吃完走出店门不远,竟然迎面遇到心里想着的那个人。


两人俱是一愣,倒是一旁的战英先反应过来:“参见郡主。”

霓凰定了定神,上前行礼:“靖王殿下。”

景琰不冷不热地回礼:“郡主。”

“靖王殿下今天有空来吃元宵,怎么不叫上霓凰一起?”

“郡主何需景琰陪伴?自己不也来了。”

“……靖王殿下是在生气吗?”

“景琰不敢。”

“那……”

“听说郡主明日就要启程回云南了?景琰不能相送,还望郡主见谅。”

“你……”

“战英,我们走吧。”


望着萧景琰目不斜视、扬长而去的背影,霓凰只觉心里怒气横生...

 

【靖凰】若相逢(8)

南楚使团即将入京,梁帝着霓凰即日返滇的诏书也下来了。纵是万般舍不得,在苏宅与兄长话别后回到穆府,霓凰看到的是阖府上下,都在为她的出发做准备。

她素来用人不疑,自然稳妥地将一切交给总管,自己安心回房里去了。手中的书还没读上几页,就听得有人敲门请见。


得到允许后,赵总管带着一家丁,提着一盏花灯入内。

“郡主娘娘,我之前回家过年,将府里的事交托给小林子。这小子平时看着还行,没想到还是不省心。要不是今日整理行装,都不会发现了。你还不自己快和郡主说明白?”赵总管边说边将躲在后面的小林子推了上来。

小林子赶紧下跪赔礼:“郡主娘娘,小的知错。上元那夜靖王殿下来访,并未送上拜帖,小王爷...

 

【靖凰】若相逢(7)

私炮坊出事那日,是上元之后,景琰第一次见到霓凰。

可才说了两三句话,他就把霓凰惹怒了。

“萧景琰”,她又这样叫他了。虽是自己一时偏差,错怪了梅长苏,可她这般护着那梅长苏,不顾礼仪身份,对自己气急败坏。

她言语之中,句句都是“听苏先生的”,再想到那晚,她在苏宅门口,为了梅长苏忘了与自己的上元之约,景琰更觉气闷。


他的心就那样猛然钝了一钝,就像有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沉了下去,将他的心湖拨乱了。为什么自己有种大大的失落感?那种感觉就好像你在心里认定了某件宝贝很多年,然后突然有人告诉你,那个宝贝从来就不是你的——现在萧景琰就是这种感觉。

他是对自己极其坦白的人,自欺欺人这种事他...

 

【靖凰】若相逢(6)

后来的很多年里,萧景琰都会记得这样一个夜晚。

他和战英回府的路上,遇到景睿他们三个,知道霓凰在附近看灯。

他只是顺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遇见她。

可他却望见那个一身白衣的穆霓凰,明明一片灯火璀璨,明明周围人来人往,她却失魂落魄,浑身净是孑然一身的悲凉感。


他匆匆下马:“战英,你先把马牵回去,我等会儿回来。”

战英不解:“殿下……怎么了?府里还有人等着呢!”

“让她们别等了。”说着,他已经往人群里挤去。


等霓凰在他怀里一番痛哭,他知道,她想小殊了。

若是小殊还在,她现在应该是个幸福的小妇人,可能已经成了孩子他娘,依然笑容耀眼。

可那样的她,已经在她...

 

【靖凰】若相逢(5)

又是一年上元佳节,正好霓凰和穆青今年在金陵,景睿和豫津便约了他们一起出去赏灯。

不过才到了街口,豫津和穆青就一副心不在此的样子,一个推推一个,一个拉拉一个。

霓凰觉得好笑,便问:“你们俩是有什么话想说?”

穆青推豫津:“你说。”

豫津不肯:“自然是你说。”

景睿看不过眼,摇摇头:“还是我来说吧!霓凰姐姐,是豫津前不久认识了一个琴弹得不错的姑娘,想带我和穆青去听她弹曲。但是又怕你不同意,所以……”

霓凰故作严肃地看了两个小鬼头一眼,然后笑了:“去吧!喜欢音律是好事,去见识见识也无妨,别生出什么事来就好。”

“霓凰姐姐放心!我会看好穆青的!”豫津喜笑颜开地保证。

“切,谁要你看。”...

 

【靖凰】若相逢(4)

靖王妃视角
------------------

嫁给景琰的那一天还历历在目,转眼已近两年光阴。

两年里,我们聚少离多,他在外行军的日子,比在京里的时间多得多。

在王府的时候,他也不多话。我知道父皇不喜欢他,我想我明白他的无奈和苦楚,我也懂得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我和他算不得情深意切,却也说得上相敬如宾。

我以为夫妻之间就该是这样。


下个月是皇上整寿,朝廷上下自然要庆贺一番,景琰也将从北境回京拜寿。

府里虽然没多准备些什么,但每个人都在期盼着景琰的归来,毕竟他此去北境已近半年。

有一天路过后院,我听到府里的几个老人在闲聊:“王爷自从那件事之后,性格沉稳多了。以前他...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