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然x安迪】安然欲醉(5)

(1) (2) (3) (4)

私设如山:安迪没有人群恐惧症和精神病因子~


纽约。

安迪踯躅在楼梯前。

明亮而空荡的房子里除了佣人,只有养母一人。

养父母是早年就来美国发展的知识分子,婚后多年膝下无子才在回国时领养了她。

她来美国没两年,养父就与年轻的女助手出了轨。

养母想维持骄傲和爱情,可是有一天,养父抱着女助手生的孩子回家了一趟,连粉饰太平也厌倦了。


养母夜夜噩梦、歇斯底里,安迪亦是精疲力尽。

不结婚的念头就是那个时候形成的。

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血亲父母之间的关系八成是不幸的;养父母志同道合曾经相爱,甚至患难与共,最终结局亦是如此。

好不容易在她的陪伴下,养母才变回了她仰慕尊敬的样子。


骨肉分离、面目全非——这是婚姻存在的风险。

她知道不能以偏概全,可活生生的例子近在咫尺,即使精通风险评估如她,也不敢相信在一段持续长久的关系里,投入和回报能抵得上风险。

她不敢投入李熏然的怀抱,不愿回报李熏然的感情。

她只想承担眼下好聚好散的风险。

她不想血本无归。


这才是李熏然最生气的地方。她知道。

最后一晚他挺身进入她之前,低沉的嗓音混着叹息敲在她心里:“你这么倔……一步都不肯走……我能怎么办?”

明明委屈的是他,却逼出了她的眼泪。

她与他之间如果有一百步,只需要她迈出第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李熏然会走。

可是她没有。


中国。

李熏然正常地工作,正常地生活,安迪的离开仿佛没有任何影响。

是啊,该有什么影响呢?

除了工作时忙里偷闲想起她的话、她的好、她的倔,会不自觉地笑起来,害季白一脸嫌弃以为他撞鬼了。除了夜深人静时想起她在他怀里娇娇的样子,热得浑身发烫,不得不去冲冷水澡。除了做饭时,想起她明明不懂却要指手画脚,忍不住按她的口味烧了这道菜……还能有什么影响呢?


她走时,是他送她去的机场。

两个人在闸机口平淡地握手,没有拥抱没有眼泪,没有依依不舍的情话,客气得像是普通客户之间的送别,全然不像昨夜还抵死缠绵过的一对男女。

既然她不愿意,就算了吧,不要再为难她,也放过自己。


李熏然心里明白,两人的第一次是意外,可谁说那不是情不自禁呢?

没想到天一亮安迪就与他开诚布公:“昨天就是成年人之间的意外,而且我回国后一直水土不服,该来的总不来,医生也建议我到年纪了,或许可以试一试这种事,所以不用你负责。不过我承认我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你也喜欢的话,我们可以保持。但不许让别人知道,尤其不能让李叔叔知道。”


起初他以为她是害羞,可日子久了,李熏然觉得自己像是拿错剧本求负责的小媳妇,而安迪就是铁石心肠的负心汉。

“我爸要是知道我们在一起了,肯定很高兴。”

“李叔叔知道了会催你结婚的,他会伤心的。”

“我觉得我们俩正合适。”

“你知道我妈妈的事,我不结婚的。”

“你知道我不是你养父。”

“熏然,别聊这个,现在这样真的挺好的。”

有时李熏然缠得紧了,安迪也不生气,只撂下一句:“你别逼我,行吗?”

看她委委屈屈的模样,他还能说什么。


之前“怀孕乌龙”时,李熏然高兴地以为有了大筹码逼安迪正视两人的关系,结果她的否认瞬间泄走了他提起的那口气——接下来的对话又要变成无数次重复过的模式了。

如今想来,所有的秘而不宣就是安迪铁了心地想让他将来能找一个别人好好地结婚生子,别受她的影响。

他的同桌与当年一样固执,只不过现在要她收下的不是一块蛋糕,他哄不住她了。


回到纽约并不比国内轻松。今天的午餐,安迪又是三明治加咖啡解决的。

刚才店员问她三明治要不要多加几片蔬菜,她偷偷红了脸。有次她上火,李熏然弄了一桌的蔬菜,非盯着她全部吃完,不吃完还不让走,后来就闹腾到床上去了。

其实他们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若是时间对得上,一周能有那么一两次,忙起来两三周也许都见不上。他们之间无非就是他来她这儿或者她去他那儿,一起在家里吃个饭,在家里看一部电影,在家里各做各的事,当然还有共度一夜春宵。


前几天晚上浏览网页时,她说:“熏然,你看这里好不好……”

“你叫我什么?熏然是谁?”养母一脸疑惑地看她。

习惯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跑步时,看到草地上的一家三口,她想起气鼓鼓地说要带老婆孩子来美国找她的李熏然;到厨房喝水,她想起眉飞色舞地炫耀厨艺,对她的夸奖“受之不愧”的李熏然……

还有他说有了孩子就结婚,那个怦然心动的瞬间,庆功宴上有人求婚成功,那个生出一丝羡慕之意的自己。

必须要打住了。

再不离开怕是再也离不开了。


春日温暖的阳光照拂在身上,不远处的孩子们正在嬉闹。

安迪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你想带你老婆孩子来,我还不接待了呢。


===我是分割线===


很想就在这里打END啊,可是星星君 @Allloststars 不让啊【捂脸】



评论(29)
热度(77)
  1. 星之夏沫tao糊涂涂的胡古月 转载了此文字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