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12)

阳光正好。

萧景琰在御花园里散步,身边跟着高胜。

高胜谦恭道:“下个月就是陛下您的五十整寿,礼部已安排妥当。到时候,列将军、言侯、谢相,满朝文武,还有告老还乡的蒙大统领都会来,穆王爷也会派小王爷进京贺寿。”

“无需大费周章,一切从简。”

“是。”


走着走着,萧景琰忽然看到前方的桃花树下,一个少女正在舞剑,身姿挺拔,剑招流畅,刚中带柔,一阵风吹过,花瓣飘飘洒洒地落在她头上,煞是好看。

高胜看萧景琰看得入迷,忙解释道:“那是皇后娘娘族里的姑娘,听说能文能武,特别能干……”


正说着,杨氏从另一头过来,看到萧景琰,赶紧示意婢女拉停舞剑的少女,快步过来行礼。

“近日后宫都在为陛下的寿宴做准备,臣妾统领后宫,怕力有不逮,就叫了梦儿入宫帮忙。梦儿天真年少,如有惊扰,望陛下恕罪。”

景琰虚扶了一下杨氏:“皇后请起。” 

他觉得有什么不对。


少女也上前盈盈行礼:“梦儿参见陛下。”

“平身吧!”望着她一片清亮的眼睛,萧景琰想,这小姑娘笑起来真好看。


后来,梦儿常常代杨皇后送点心到勤政殿,景琰若正好不忙,两人还能聊上一会儿。

高胜说:“这几日有梦儿姑娘相伴,陛下似乎很高兴。”

萧景琰笑道:“是啊,这姑娘大气灵慧,见识过人,一点不像养在深闺的女子,倒是像……哎,像谁呢?朕果然是老了。”

“奴才斗胆说一句,陛下既然喜欢她,不如将她纳入宫中,常伴左右。”


萧景琰微微蹙眉,他心里明白:杨家既然送了她进宫,多少是存了这样的想法的,他若是愿意,杨家肯定不会不愿。可是……

“那不行。朕虽然喜欢她,但不能耽误人家。她这个年纪,都可以当朕的女儿了。”景琰说道,“还是请嫡公主来陪朕下棋更好!”


不知过了多久,高胜轻声道:“陛下,公主来了。”

景琰抬头,见一女子款款而来:“参见父皇。”

“你是谁?”

“父皇,我是您和母后的女儿啊!”

不是,你不是……

萧景琰觉得有什么在脑中炸开。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穆儿呢?萧穆在哪里?”

高胜一脸惶恐 :“陛下,谁是萧穆?”

不对,都不对……萧景琰心痛如绞,还有一个人!

“霓凰呢?霓凰在哪儿?”


高胜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陛下在问的可是大梁的霓凰郡主、南楚的穆太后?年前南楚新帝登基,穆太后为了避嫌,请旨回云南终老,可是陛下亲自签的国书,陛下不记得了吗?”

错了,统统错了,他怎么会任由情势发展成这样?

萧景琰伸手去翻桌上的奏折,不知道想找什么,却挥落了茶杯。


随着茶杯“哗啦”破碎的声音,萧景琰猛地睁开眼睛。

高胜急着从外室进来,看到一地的碎片,吓得差点没扑上来:“陛下可好?”

看着眼前年轻许多的高胜,景琰焦急地问:“霓凰在哪儿?穆儿在哪儿?”

高胜一脸不解:“陛下,娘娘和公主都在正阳宫啊!”

终于长舒一口气,竟是一身的冷汗。


高胜望了一眼书桌,担心地问:“陛下,可是给先帝写祭文累了?还是早些歇息吧?要不要宣太医看一下?”

“不用,去正阳宫就行了。”


从勤政殿书房到正阳宫内室,从梦境到现实,萧景琰心里辗转过的万千情绪,在看到霓凰倚在榻边哄萧穆入睡时,终于落定。

听到他的脚步声,霓凰回头,一边纤指放于唇边,示意他小声点,一边起身迎向他。

景琰大步上前,猛地抱住她,将她紧紧地箍在怀里。

霓凰不知发生了什么,轻轻地回抱他:“怎么了?哄了穆儿还要来哄你。”


景琰的头埋在霓凰的脖颈处,仿佛被她熟悉又好闻的气息萦绕,才能安心:“我梦到我把你嫁到南楚去了……四海升平……没有穆儿也没有你……你成了南楚的太后……只有一个像你的小姑娘……”

“景琰……”霓凰一阵心疼,她知道又逢先帝祭日,他要给先帝写祭文。帝王之路孤独而艰苦,稍有不慎就是先帝那样众叛亲离的下场。他一路走来,已经失去了太多,也太怕再失去什么了。

“……靖王哥哥,我们都在。我说过,这辈子我要陪你一起走下去的,我不食言,你也不许食言。”

景琰稍稍放开她,四目相对,看着她认真又闪着光的美目,笑了出来:“我不食言。我会长命百岁的,绝不留下你一个人。”


霓凰笑着吻上了他的唇。

这个吻,很温柔,温柔得让他微微颤抖,不知是她要融化了还是他要融化了。

情深意动,唇舌纠缠。

不知是谁想用舌尖勾画谁的唇形,谁想用丰润含住谁的甜美,却是缠在一起分不清了。

直到他拦腰抱起她。


两人唇舌稍一分开,霓凰搂着他的脖子,找回了一些理智。

她闷闷地问:“你梦里的姑娘美吗?”

 “当然美。”景琰低沉地笑,声音蛊惑得要命,“就是你当年的模样。”

夜色正浓。


天色微亮时,景琰搂着霓凰说清了整个梦境。

“你果然更爱穆儿。”霓凰有些不忿,“要不是‘女儿’出场,你还没记起我呢!”

“可就算在梦里,我也会爱上你。”


===我是分割线===

关于和亲南楚杨氏陛下的承诺,前文都提到过,可戳,私设如山。


前两天知道了一个老师的故事,终身未婚,七十多岁了一个人也过得很好,还有段如数家珍、听起来像旧时代小说的初恋。

初听很感动,细想也明白:遗憾和漫长岁月多少给这段感情加了滤镜。

道理都知道,有遗憾的才是人生,可还是希望人生没有错过,不要遗憾。

珍惜当下~

周末愉快~



评论(57)
热度(60)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