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凰】【现代小段子】梁氏企业不得不说的cp(7)

这一阵子,霓凰和工程部算是忙疯了。

梁氏的一个新项目,竟然卡在了筹备阶段的工程效果图上。董事会反复思量,觉得一直合作的事务所不理想,想另寻一家来做这个业务。新伙伴既要质量保证,又要经济高效,还得在限期内出成果,霓凰很头疼。

蔺晨将学弟言豫津所在的建筑事务所推荐给了霓凰:“穆经理,举贤不避亲,我这个师弟还是很靠谱的。”

果然,在多日的努力之后,新的效果图赶在时间结点前,顺利通过了董事会的审批,霓凰便想亲自到事务所感谢一下。

 

第一次来言豫津的办公室,霓凰寒暄道:“你和蔺晨不愧是师兄弟,这办公室的风格倒是不谋而合。”

“有吗?”言豫津一副被表扬了很高兴的样子,“穆工不愧是穆工。蔺晨早说了,你来我这儿,肯定最先注意这些事。”

霓凰又被书架上肥嘟嘟的鸽子玩偶吸引了目光。

“咦,这只鸽子好眼熟?”

“眼熟?”言豫津愣了愣。

“蔺晨的表情包里就有它。”

 

世上的鸽子玩偶千千万,要说霓凰为什么觉得这一只眼熟,完全是因为它脖子上的蓝色蝴蝶结。

蔺晨常用的鸽子表情里,每只小鸽子都绑着个又萌又显眼的蓝色蝴蝶结。

眼前的这只玩偶,明显是鸽子表情的周边产品。

 

“他真的用了这个表情包?”言豫津若有所思,“怎么没看到他发给我?没义气啊!”

“这表情还有故事?”

“穆工你不知道,蔺晨大学里是校琅琊健身会的会长。有次大家一起去爬山,可是他恐高,一路被大家嫌弃。但没想到在山顶的寺庙里休息时,一大群鸽子就爱围着他飞,让他超有面子。”

“不是他手里的鸽食比较香吧?”霓凰打趣道。

“哪有什么鸽食?要有也只有一身臭汗吧!”言豫津笑道,“偏偏他最招鸽子待见,所以后来我们都叫他‘琅琊鸽主’。”

霓凰听得直笑,言豫津也乐不可支:“毕业的时候,动画系的师妹在我的鼓励下,做了套鸽子表情包给他,还有这个鸽子玩偶。他嫌它太小女生了,就把它扔给我了。”

霓凰忍不住走过去摸了摸那小鸽子:“蓝色蝴蝶结难道是因为他喜欢穿蓝色?”家里的衣橱里,有许多蓝色的衣服,浅浅深深,总是衬得他神采飞扬。

“穆工果然观察入微。”


离开事务所没多远,霓凰就看到一个背着小书包,穿着小西装,一副柯南打扮的小男孩,被几个稍大点的坏孩子围着。

霓凰怒从心起:“你们几个干什么?”

“看他有钱人的样子,讨点零花钱花花。”坏孩子里的小头头壮着胆子说道。

“小小年纪不学好,凭什么仗势欺人?”霓凰伸手拉过那小男孩,狠狠地瞪了坏孩子们一眼,“还不快走,要等警察来吗?”


几个坏孩子悻悻而去,小男孩软软的手回握霓凰的,仰头看她:“谢谢姐姐。”

霓凰温柔一笑:“你爸爸妈妈呢?”

“爸爸出差去了,我偷偷来公司找妈妈,给她一个惊喜。”

“以后放学不许乱跑了啊。看,今天遇到坏人了吧。好孩子可不能让妈妈担心。”

“爸爸是大鳄鱼,我就是小鳄鱼,我要保护妈妈的。”

霓凰被他跳跃的思维弄得哭笑不得:“你妈妈在哪儿?姐姐送你去找妈妈吧!”

小男孩指了指:“不用,我爸爸妈妈就在前面的楼里上班,我认识的。”

霓凰拍拍他的小肩膀:“那姐姐看你进去了再走。你快去吧!”

小男孩蹦蹦跳跳地往前走,突然回头灿烂一笑,还朝她挥手:“姐姐,你和我妈妈真像,认识你真高兴!我叫土土!“


“冬姐,我今天在路上遇到一个小朋友,你不知道他长得多可爱……”

“你知道穆青这小子从小多皮了,我其实不喜欢小孩子的……”

“土土说我和他妈妈好像,我竟然脸红了。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该考虑做妈妈了?”

“蔺晨?他应该会喜欢小孩子的吧?”

“是啊,这辈子就认定他了。”

……

蔺晨到家时,霓凰正坐在沙发上和夏冬打电话。蔺晨无心偷听,可洗完澡的霓凰,穿着宽松的浴袍,顶着半湿的头发,眉飞色舞说着的那些话,即使只是个背影,都令他幸福得不想挪开脚步。


挂了电话,霓凰一回头,看到蔺晨似笑非笑地倚门站着,她的脸突然就红了,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蔺晨坐到沙发前的茶几上,两人膝盖抵着膝盖。

“这几个星期,穆工今天回来得最早啊!”蔺晨意有所指。

“谢谢蔺经理推荐的言师弟。”

虽然面对面坐着,但蔺晨人高,即使身体前倾着,霓凰还是要稍稍仰头看着他。

“就没什么话要对老公我说吗?”蔺晨故意凑近,手自然不安分地搂上她的纤腰。

霓凰伸手环抱住他的脖子,认真地看着他:“那个给你做鸽子表情的小师妹现在在哪儿呢?”

“穆工吃醋了?”

“管她小师妹还是大师姐,反正现在‘琅琊鸽主’是我的。”

听到这个外号,蔺晨有种扶额的冲动,就知道言豫津这张嘴靠不住:“豫津为什么会告诉你?”

“因为我看到了那只肥鸽子,好可爱。”霓凰狡黠一笑,“比你可爱。”


“嗯?比我可爱?”蔺晨微微眯眼,去挠霓凰的痒。霓凰娇笑着放开他的脖子,站起来想逃开,却被蔺晨趁势微微施力,将她从沙发上搂到他腿上,不肯放过她。

她刚洗完澡,吹弹可破的肌肤透着沐浴后的香气,手上有着她肌肤的触感,耳边是她的笑声,眼前是她明媚的笑颜,还有抵着他的那处柔软,让蔺晨突然有了种引火上身的危机感。

“别闹,先去洗澡。”


蔺晨趁霓凰推开他之前,说道:“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霓凰的小脸瞬间红得快发烫了,他果然听到了。

见霓凰不答,蔺晨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反正我这辈子认定你了。好不好?”

她的头正靠在他的胸口,听见他近在咫尺的心脏跳得飞快,霓凰微微一笑:“好。”


可蔺晨终于还是没能如愿以偿。

被打发去洗澡之后,他只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的时候,还想着要色诱一番他亲爱的妻子。

结果霓凰竟然已经睡着了。

这几周为了新项目的的事,霓凰始终高强度工作。她真的是累了,这才一放松下来,头发还没干透,就已经睡着了。但是她显然知道,所以侧着身子睡,长发在背后铺散着,小小的脸有一半埋在了枕头里,竟透出了可爱的气息。


蔺晨有点无奈,心里忍不住吐槽:“穆工,哪有人撩了就睡?你这是在向我证明你心理素质强大吗?”

蔺晨躺到空出来的那半边床,将霓凰往自己怀里带,帮她拢开散落在脸上的一些头发。霓凰皱了皱眉,可没有醒。蔺晨再动了动,让她在自己的怀里能更舒服。

他亲亲她的眼睛:“你这样宝贝可要晚一天来了。晚安。”


第二日下午,霓凰就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正是那只蓝色蝴蝶结的鸽子,还附有言豫津的留言:

“敬爱的穆工:

早知道你是嫂子,鸽子昨天就双手奉上了。

早知道你是嫂子,我就不这么多嘴了,今天早上师哥好凶的。

还有,嫂子,谢谢你收了他!”


===我是分割线===

这篇特别送给亲爱的 @予已代之  ~梁氏没有破产啦【叉腰】

你的土土好萌啊~土地在哪儿呢?【坏笑】


评论(34)
热度(87)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