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7)

景琰下了朝往正阳宫赶的时候,跟着的宫人差点没跟上他的脚步。

进了正殿,候着的三妃向他行礼,他连挥手都顾不上,直直走向刚从内室走出来的太后:“母亲,霓凰怎么样了?”

太后依然一派镇定:“现在情况还很好。她早膳过后就有了发动的征兆,想来这孩子也是贴心,知道让娘亲吃饱了才有力气啊!”

“早膳?那不是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怎么不让人早点来报!”

“早报有什么用?你又不能替她!”太后觉得这儿子的傻劲又上来了,看景琰脸色凝重,又解释道,“是霓凰不让人来报的,孩子没那么快出生,让你安心上朝。上午已让她来回走了好一会儿,有助于生产,现在刚睡下。”

“我去看看她!”


景琰就要往内室去,却被太后拉住了:“景琰!”

三妃吓得也上来拦:“陛下龙体贵重!男子进产房,恐有血光之灾啊!”

“血光之灾?”景琰皱眉,语气极是不耐却又不容置疑,“朕与皇后见过的血光之灾不知比这多多少,还怕这小小产房?”

三妃面面相觑,不敢再多言。

景琰转而望着太后的眼睛:“母亲,我要去陪她。”


内室候着一群稳婆仆妇,看到景琰进来,都吓得愣了愣,忙要见礼,被他竖手阻止。

稳婆为难地看着他:“陛下,这是产房……”

话还没说完,景琰冷冷地扫了一眼过去,她便立即噤了声。


景琰快步走向床榻,原本就皱着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霓凰说是睡着了,怎么可能真的睡得安稳。虽是闭着眼,可小脸苍白,秀眉紧蹙,盖在锦被下的手还下意识地抓着床下的织锦。景琰伸手去握,她平日里素来温暖的玉手竟都是汗,一片湿冷。

因为离了织锦,霓凰的手又紧紧攥着他的手,纤细的手指指节分明,抓得他有点疼。他只觉心里像是被针细细密密地扎着,又疼又痒又胀。


这一波疼痛似乎来得剧烈了些,还是把霓凰疼醒了。她一睁眼,发现景琰,想甩掉他的手,眼里更是染上一丝惊慌:“景琰,你快出去!”

景琰抓着她的手不放:“你别和我说血光之灾,我可不信这个!”

“我……”霓凰倒吸一口气,攥着景琰的手又紧了紧,想说什么却一下子说不出来。

景琰知道她又被疼到了,赶紧安抚她:“我答应过你会活得比你长,我是天子,一言九鼎,你别担心我。现在你好好的省点力气,听我说说话,就不那么疼了。”

“那你只说一会儿……等一下记得出去……”


霓凰一会儿疼,一会儿睡,到后来是一点都睡不着了。稳婆时不时来检查,还见缝插针让她吃了东西。两个人都不知挨了多久,太后来赶了景琰好几次,他每次都说“再等一会儿”。

一开始,霓凰还能与景琰笑笑说说:“今天早上刚疼的时候,她们都让我别慌,能吃就吃,能睡就睡,尽量保持体力,慢慢等着,却又不告诉我怎么生。”


到后来疼得越发频密了,翻来覆去都不舒服,就多是景琰说了。

他的大手一边帮她揉着腰腹、放松背脊,一边哄她:“等孩子出生,我们就可以带他一起去大婶那儿吃元宵了。大婶看到我们带孩子去,肯定很高兴,还会多给我们几勺糖桂花。”

……

“我说要给孩子起名叫萧穆,你觉得不合适,还怕礼部那边会翻天。我已经与他们说了,这是我与你的第一个孩子,必须得是这个名字。”

……

“蔺晨前两日还派人送来了琅琊阁的玉锁,说是难得一见的奇石打造的,贺穆儿诞生,定能保孩子一世喜乐。”

……

“你一直说苍山洱海美得不得了,其实我不太喜欢那里。你看,我两次去云南找你,你都在那里打仗,让我提心吊胆的,哪有什么心情看苍山洱海。不过以后要是孩子长大了,你可以带我们俩一起去。”

……

景琰絮絮叨叨地说了很久,霓凰都不知道,他怎么会记得两人之间那么多的事。

她依旧皱着眉却笑了起来:“景琰,我好像没那么疼了。”

景琰却忽然沉默了,她明明很疼、明明很怕,还要伪装着来安抚他。


其实稳婆和太后都说霓凰情况还算好,第一胎都是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只是这来一波停一波的疼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纵然是身经百战的南境女帅,也被磨得心力交瘁,到后来亦是抑制不住地轻声喊疼。

“你记得吗?小时候有一次,你说军营的树上有一朵花好看,我便想摘来给你。可是谁想到那树那么高,我那时候功夫又不好,结果刚采到花,就连人带花摔了下来,肩膀疼得不行。然后我还装模作样地骑马到了穆府把花送你,其实肩膀已经疼得不像是自己的了。后来才知道是脱臼了,可被母亲一顿好骂!”

霓凰知道他想用他的糗事、他的疼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可再开口时,眼睛里泛着的水光越积越多,声音里带了哭腔:“靖王哥哥,我真的很疼。”

“我知道我知道。”他握着她的手,低头去吻她的眉心和滚滚而落的泪水,“你别怕。”

霓凰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靖王哥哥,其实我真的有点怕……我不知道会这么疼……娘就是在生青弟的时候走的,青弟哭,我也哭,爹也在哭。若是……你一定要保住孩子……”

“不许胡说。”景琰握紧了她的手,心缩成了一团,还是要强做镇定,“母亲说你现在这样疼都是正常的,你不许吓自己,更不许吓我,孩子和你都会平安的。”


稳婆又来检查了一下,催着景琰出去:“陛下,娘娘差不多是时候要用力了,这后面疼起来更吓人。恕奴婢直言,陛下还是出去的好。”

“靖王哥哥,你出去吧……你刚才答应我的,等一下会出去的……你在这里,我会分心的……”霓凰心里自然是怕,可那些老话事关景琰,终究还是顾忌的,竟说起了“无赖”之言,“你若不走,我就不生了……”

景琰不想她再花力气担心他,轻轻吻了她的眼睛:“我在外面等你们。”


后来,当夜色降临,折腾了母亲一天的小公主终于平安降生,景琰的心才落了地。

他知道,穆王妃的经历,是霓凰心底最大的害怕。他的小姑娘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独当一面,可今日这漫长的一天,若不陪着她,他怎么舍得。


===我是分割线===

我昨天去看了怀孕的好机油(对,就是那个给 番外1 带来灵感的好机油),给我科普了好多孕产知识。说一般头一胎的麻麻都要经历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的阵痛过程,才能生下孩子(电视里嗷嗷叫唤的那种,都是最后的用力阶段了)。

便有了这样一篇番外,不知道算不算给靖凰发糖。(时间点接 番外3-4

祝天下所有的妈妈都幸福。

评论(41)
热度(95)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