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4-8)之萧穆篇(上)

蔺夜并不是我的初恋。

从小到大,我爱慕过很多人。英明神武的父皇,正直帅气的战英叔叔,潇洒有趣的豫津叔叔……还有蔺夜的父亲,风流倜傥的蔺晨叔叔。


我与蔺夜,只能勉强算得上青梅竹马。

我七岁时才第一次见到他,十岁的他已经自诩是个大男孩了。要不是蔺晨叔叔逼他,他肯定都不屑理我。

他总说我最会收买人心,我表示不服。明明是我风姿绰约仪态万方,多得蔺晨叔叔一点偏爱,他心眼怎么就那么小了?

从七岁到十四岁,每次生日之后的半年时光,我都是与蔺夜一起度过的。

其实细想想,以他的性子,让他陪着我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公主,确实是委屈他了。


但这次去,他不用再陪我了,因为我是去拜谢与道别的。

“穆儿多谢蔺晨叔叔与琅琊阁多年教导。父皇母后已许我入朝,未来时日,穆儿会尽力守护江山繁华。”

“如此甚好。小穆儿真的是长大了啊!”蔺晨叔叔难得这般感慨,“你既已及笄,想必选亲之事也会提上日程,不知你父皇会为你物色哪家公子。等我们的小公主找到如意郎君,琅琊阁一定备上厚礼来京城贺你。”

“多谢蔺晨叔叔。若是穆儿一直不成亲,就当是帮蔺夜哥哥省钱了。”我打趣道,但站在一旁的蔺夜却是不多言语。


蔺夜送我下山的时候,我以为他今天心情不好,便一路絮絮叨叨地与他告别:“我这次回京,要很久很久以后再来琅琊阁了。你看,我们都认识八年了……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了……你看,我们去过很多地方,但我们还没一起去过京城啊。等你来京城……”

他突然打断我:“萧穆,如果我说,我那时说喜欢你,是真的。你怎么想?”


那一瞬间,我说我不震惊是骗人的。

我与他四目相对,似乎都较着劲想要看穿对方的真心。

我不记得我脑袋里百转千回过了哪些情绪,我觉得我冷静到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了:“我将来是要列凤阁鸾台的人,怎能连累你?”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可是蔺夜听懂了。


而后的下山路,我与他一前一后走着,只能听见脚步声和山风阵阵,没有人试图去打破这种沉默。

到了山下,便是官道,已有人在等我了。

我清了清嗓,对他一揖:“少阁主留步。”

“公主慢走。”

钻进马车的那一刻,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只觉筋疲力尽。


回到京城,我整装上朝,初露头角,一切都按我理想的发展着,仿佛什么意料之外的事都没发生过。

直到吏部尚书带着他的小儿子,来到我与父皇面前,请求父皇赐婚。

“小臣仰慕公主多时,若能有幸与公主结得良缘,必将成为公主良配,望陛下恩准。”

我竟然动怒了。

什么叫仰慕多时?什么叫结得良缘?

连蔺夜都未曾说过他是我的良配,你凭什么敢!


我第一次不顾礼仪,当着父皇和那对父子的面,拂袖而去,直奔母后寝宫。

母后正坐在案前看书,我快步上前,抱住她的手臂,委委屈屈地喊了一声“母后……”,就不可遏制地哭了起来。

那些隐忍过、辗转过、连我自己都以为根本不存在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出来。


母后被我吓到了,一边拍着我,一边问我:“穆儿,你怎么了?谁让你哭得这么委屈?”

我摇摇头,根本答不出来。是父皇吗?是蔺夜吗?还是我自己?

我哭得迷迷糊糊,最后竟然倚着母后的怀抱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父皇母后在内室的争执声吵醒的。

“萧景琰,你长脑子没有?竟然让沈追带着儿子来求娶穆儿!你再宠信他,也没必要把女儿送给他吧?”

“我没让他这么做!我说过要让穆儿永远无忧无虑,又怎么会勉强她?”

“沈追要不是得了你的圣意,敢这么直接来穆儿面前求亲?”

“我真没有,连默许都没默许过!”父皇还在那里委屈地辩解,“沈追肯定是老糊涂了,又宠他这个小儿子,才会自作主张来求亲的。”

“哼!”


“母后,不关父皇的事。是我想蔺夜了。”我走进内室,为父皇解了围。

“蔺夜?是那个蔺晨的儿子!你想他做什么!”父皇先跳了起来。

“萧景琰,你出去,让我和穆儿谈谈。”

“我……”

“别啰嗦。”


只剩下我们母女二人,我便将我与蔺夜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母后。

从哪儿说起好呢?我与他打过、笑过、闹过,一起闯荡过,明明都是些点滴,怎么真要挑一些说,桩桩件件都记得那么清楚呢!


听到我与他的最后一次分别,母后“噗嗤”一下笑了:“穆儿,你怎么和你父皇那么像呢!当年你父皇与我闹别扭,也是正正经经地叫我‘郡主’,都快把我呕死了。”

“那后来呢?”

“我自然是要他与我说个明白。”

“母后果然女中豪杰。”

母后无奈地摇摇头:“情之一事,耿直勇敢如你父皇,当初也未能与我明说。那时南楚来求亲,若是他稍微动摇一点,只怕我与他已是相隔天涯,此生不见。”

“爱一个人,真是这世间最复杂又最简单的事。”


===我是分割线===

小公主视角终于来了,记得搭配番外4系列同看~

写着写着又长了,还有萧穆篇(下)~~~


评论(121)
热度(38)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