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4-5)之蔺夜篇

我这一生,除却父母,只与一人纠缠最多。

那人便是萧穆。


自从她来了琅琊阁,我便再也不是逍遥自在的少阁主。

我那名动天下的父亲莫名喜欢她,差我做她的药僮、书僮、陪练、玩伴……反正她在琅琊阁时,护她助她成了我最大的责任。

有次我还听见父亲在哄母亲,说想给我生个妹妹,就和萧穆一样。

我一直在想,她有什么好的?


虽然父亲宠爱她,真的教起学来倒是一点不手软,读书练功都不许她落下,丝毫不见公主的优越待遇。

琅琊阁的学徒都是男童,她一个女孩子,自然也打扮成潇洒风致的小公子模样,竟是意外的耀眼。

别人不知她是帝国的公主,但也知她身份高贵,本对她心存敬畏,她却不端任何架子,该叫哥哥的叫哥哥,该请教的请教,万分讨人喜爱。


说她矜贵,她真是个身娇肉贵的公主。

她最大的弱点就是怕疼,莫说生病受伤比一般人疼,就连平时磕碰一下,别人都没什么,她立马青上了一块。

我有次毒舌了一回:“别人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幸好你是公主的身子公主的命。”

她也不恼,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声音软软糯糯的:“是啊,就我这副身子,以后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只能辛苦蔺夜哥哥了。”

饶是我这样的,竟也生出了几分不忍之心,连一声“切”都梗在喉头。

父亲看我吃瘪的样子,挥着扇子心情大好:“辛什么苦,他应该的。”

母亲也是“噗嗤”笑了出来,对我谆谆教诲:“夜儿,学生之中,只有你知穆儿身份,自然全靠你帮她照顾她。”

她一脸乖巧感激地望向父亲母亲,等瞧向我时,美目中净是藏不住的狡黠。

我很后悔我刚才的那几分不忍之心。


可说她坚毅,她还真是一点不娇气。

她每年五月过完生日来琅琊阁时,山中虽然绿意逼人,暑热还是有些恼人。

但父亲安排的读书练功却是照常进行,尤其是她不在的时日里落下的功课,都得要补上。常常其他人都去午睡了,她还在书室看书。

至于武课,每次一练就是一个上午,人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若是不慎有了碰撞,她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不小心碰她一下她都会“嘶”一声。

可她从来没与父亲说过要减课。

父亲让我端给她调理身体的药光闻味道就知道苦得吓人,她次次一饮而尽,干脆得很。

我问她:“你太太平平做你的公主不好吗?何必来琅琊阁受这些罪?”

她似是怕不让她再学,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受罪?我不觉得啊!父皇母后心疼我,在宫里从不让我上武课,可听太后祖母说,他们小时候都是这样过来的,我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何况蔺晨叔叔比宫里的老师有趣多了,每次来琅琊阁的大半年我可开心了!”

哼,谄媚!


其实,她最开心的事,是下山去行走江湖。

开始两年,她这深宫里的小公主到底还是小女孩心性,看到什么都万分新奇。

后来几年,她的眼界开阔了,性子也越发疏阔,对我更是没了规矩。

最初,她会问我:“蔺夜哥哥,你可以带我去那个村子看看吗?”

到后来,她就命令我:“蔺夜,我们去江边和大家伙一起过中秋节吧!”


某一年,父亲新颁了琅琊美人榜,她突然来了兴致:“小夜子,我们这次下山,不如亲眼去看看这些美人吧!”

一路上,我们每找到一个美人,她都啧啧称奇:“蔺晨叔叔眼光就是好,果真个个都是国色天香。”

我说我爹都不在这里,你就不要牟足劲拍他马屁了,行吗?


榜上有个美人养在深闺,她便拽着我,非要潜入人家府邸一睹美人风采。

“你好歹是一国公主,这般做了采花大盗,若是真被抓住了,简直是斯文扫地。”

没想到还真被我一言说中,这家的美人估计被我爹害得遭了太多人觊觎,宅中警备颇严。我们才潜入没一会儿,坐在屋顶上刚听美人弹了首小曲,就被巡逻的家丁发现了,只得立马逃走了。

以我俩的功夫,摆脱这些家丁实在是小菜一碟。但她似是难得体会到这种窘迫的情况,逃走了老远,依然“咯咯”笑着:“若是真被抓住了,我肯定马上承认女儿家身份,然后抱着美人的美腿,声情并茂地告诉她,美人姐姐,我是真心仰慕你的风采,我一直觉得只要看你一眼,我就能变成你这样的美人了。”

“嗯,像是你的风格。收买人心你向来最拿手。”

她笑眯眯地凑近我:“只是不知道未来阁主打算如何脱身?我可没打算承认你跟我是一起的。”

“你都说我是未来阁主了,那我自然只能威胁美人,若是伤我分毫,明年就不让她上榜了。”

“呵,人家说不定正不胜其扰,求之不得呢!”

“那就威胁她,若是伤我分毫,明年就让她荣登榜首。”

“恩,像是你的风格。不过你这时倒不怕琅琊阁斯文扫地了,真是为蔺晨叔叔痛心啊!”

她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带着小小的得意,像她背后天空里的星星那般璀璨。


及笄之后,萧穆最后一次来到琅琊阁拜谢父亲,便回京城去了。

外人都知帝后宠爱公主,以为让公主入朝不过是哄着她玩玩,不料初出茅庐的年轻公主看问题妥帖通透,完全不似养在深宫不谙世事的模样,短短时间已将两件棘手的事务处理得极为漂亮。

京中适龄的公子争先恐后地想得公主青眼,夫人们也变着法儿的想从皇后那儿加分,结果皇后的回复甚是简单:“以公主心意为重。”

可没过多久,京里便传出公主喜好美色,各家公子都未能逃脱公主“魔爪”,每每示好只得被“调戏”的下场。最终,那些有意求亲的人或是避之不及,或是索性拜倒公主裙下,总之为公主选亲的事倒是暂时没有人提起了。

父亲心里颇为自得:“穆儿这丫头倒是颇有为师风范。只是不知她那耿直却奈她不得的父皇心里是不是恨透了我。”


我鬼使神差地请了父亲允我到京城分阁坐镇,父亲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最终还是允了。

只是没想到会在今日就这么突然地见到她。

一年多未见,她身量又高了不少,眼梢眉角尽是风流,可在酒的作用下,再是英姿惑人,仍是遮不住女子的楚楚之态。

我揽过她,想让她清醒点:“萧穆!”

她眼神迷离地看着我:“呵,蔺夜哥哥……我肯定是在做梦……”仿佛还是多年前可怜巴巴,软软糯糯的声音。

我的动作快过我的思想,我就这样直接吻上她的红唇。

她先是一惊,却很快回吻于我。


萧穆的双唇分外柔软,她又吻得格外细致,可就是这张嘴,那日冷冷地与我说:我将来是要列凤阁鸾台的人(←此处致敬HE教主 @菁莪裳华 的视频《可念不可说》中我们大郡主的志向),怎能连累你?

她的技巧纯熟到令我惊讶,我只觉怒上心头,只能更用力地与她唇齿相依。

守了她这么多年,我当初怎会愿意放走了她?我竟会甘心放手!


===我是分割线===

就像教主 @酸菜仙鱼 说的,初五了,可以出来虐人了。

这篇就虐虐小夜夜吧( @奥小作 亲妈别心疼)。

下一篇是萧穆视角,这篇里铺的线下一篇应该能说明白。

大家是想小夜夜抱得公主归,还是各自秉承自己的大志、潇洒相忘江湖,都行啊。


评论(43)
热度(46)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