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3-4)

午后,蔺晨从景琰那里问诊出来,就去了霓凰那儿。

因为蔺晨救了霓凰,紫砂对这位少阁主的好感倍增,放他进来很是爽快:“娘娘,蔺少阁主来了。”

霓凰抚额:“他又来送那苦得吓人的药了。”

蔺晨不理会她的抱怨,端上药碗:“你别嫌药苦,全是为了你好又不伤害你肚子里那位的良药。”

霓凰皱着眉将药一饮而尽:“今天已经第十三天了……”

“我不会食言的。”

“我自然信你。”

“药喝完了就赶紧去睡。”

“让我看完这个折子。”

“看什么看,睡个午觉天还会塌吗?塌了也有萧景琰撑着。”

飞流从窗户外探出头:“要乖,睡觉。”

蔺晨摇着扇子:“你看,飞流都比你懂事。你若不听我的,他我也不救了,免得被你砸了招牌,他醒了还要来踏平我琅琊阁。”

霓凰只得乖乖听话。


五日前转醒后,霓凰无暇搭理庄妃的事,也没空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绪中去,该做的事总还要做下去。

这几日,不知是药的作用,还是蔺晨的保证让她心里踏实了不少,每日半个时辰的午睡似乎也安稳了一些。

睡梦中,她感觉有只熟悉的手正轻轻抚过自己的脸颊,有些痒痒的。

“景琰,别闹!”她想挥开那只手,却蓦然睁开眼睛,立马下意识地抓住了他。


四目相对,他正坐在床边,从上方低头看着她。

昏迷这么多天,大病初愈的他轻减了些,可她终于又看见了这双明亮的眼睛。

她怕自己在做梦,将两人交握的手握得更紧了些,想更清晰地感觉到他手上传来的温度。

他用力回握住她的手:“这些天辛苦你了。”

她摇摇头。

他的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肚子:“孩子还好吗?”

她点点头。

他伸手再次抚上她的脸颊,微笑道:“我没事了。”

她瞬间就红了眼眶,大颗的眼泪猝不及防地从眼角跌落,晕湿了他的手指。

他俯身吻上她的眼睛,再落在她的额头、鼻头、唇上,最后到达耳边:“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她伸手揽紧他的脖子,轻轻地捶打他,哭得不能自已。


景琰苏醒后,基本上都在忙朝里的事,每天都到很晚才回来。

第三日下午,紫砂说景琰已经回到勤政殿了,霓凰便着人去请了蔺晨入宫。

两人到达勤政殿时,宫人说景琰刚召见了庄妃。霓凰准备稍后再来,蔺晨却不让她走:“你莫不是怕了那个庄妃?不去听听她是怎么和萧景琰说的?”

霓凰懒得与他争辩,转身欲走,就听见内室传出太监的宣旨声:

“庄氏失德,妄言犯上,难为宫规所容,自即日起,褫夺皇妃之号,谪降为嫔,一切礼遇随减,幽闭思过,无旨不得擅出。所涉宫婢,罚俸三月,以儆效尤。”

接着便传来庄妃嘤嘤的哭声:“陛下,臣妾……臣妾只是一时失言啊!”

“失言?如此恶毒的话又岂只是失言?是皇后在战场上浴血厮杀,才保住你能在这里没遮没拦地嚼舌根。她捱过了多少真刀真枪,这回却差点被你的这把暗刀子伤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庄嫔出来时,看到霓凰,窘迫地行了礼,便低头走了。

蔺晨跟着霓凰一边走进去,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莫不是陛下心疼你的小庄妃,不愿重罚,故意演了这一出戏给我们看?”

“蔺先生!”景琰涨红了脸,赶紧看了一眼霓凰。

霓凰倒是没纠结这个问题:“我请蔺少阁主再来给你诊一下脉。”

蔺晨宽袖一甩,已经坐在景琰对面:“我既然是皇后请来的,总要在她面前确认你没事,她才同意放我回琅琊阁去。你赶紧把手伸出来。”

景琰伸出手,又生怕蔺晨检查出不好的情况,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吓到霓凰,便提醒他:“我初醒时,先生就说过能醒来就算解毒成功,想来先生是不会错的。”

蔺晨亲眼见过霓凰这十几日来的不容易,此时自然不会开玩笑:“陛下身体根基好,太医们早期的处理也算得当,这毒算是拔干净了。日后再让太医按我开的方子调养月余,就能与过去无异了。你尽可以放心。”

霓凰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谢蔺少阁主。”

景琰真心道:“再次谢过先生救命之恩。”


蔺晨离开后,景琰拉过她的手:“我不是演戏。”

“我知道。她只是说话失了分寸,我那天也是一时气急攻心,她又是靖王妃的妹妹,或许……”

“不行。今日她胆敢与你诛心,他日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正因为她是王妃的妹妹,我才没有罚得更重。”

“景琰……”

景琰揽她入怀:“以后睡觉时不要再探我鼻息了。看你这样我很难过。”

霓凰红了红脸:“我……”这两日夜里,有几次她醒来,虽然他就在她身边,她却仍是不安,最后忍不住伸手探了他的鼻息。她以为他不知道,原来他都知道。


“霓凰,别怕。”景琰心疼地亲了亲她,“蔺先生也说了,我这次中毒不会有后遗症的。”

她轻声道:“那你一定要活得比我久。”

“好。我会长命百岁的,绝不留下你一个人。”


===我是分割线===

年前琐事一堆,这个番外前后拖的时间够长的,都超过水牛昏迷的天数了(瀑布汗)

希望大家还能喜欢~

提前祝大家猴年大吉!

(好吧,主要是怕自己做不到⬇️⬇️⬇️的事)

若是有可能的话,农历年前再更两篇点梗的番外,到时候再与大家多说几声猴子年快乐~~


评论(20)
热度(73)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