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3-3)

太后回了寝宫,就派人传了杨妃。

杨妃是靖王妃还在时,就入府的侧妃。她在娘家看惯了人情冷暖,性格倒也通透,与靖王妃素来交好,王妃过世后,府里的事多是她照料。

太后对她开门见山:“皇后晕倒在御花园的事,你肯定已有所耳闻。你性子沉稳,后宫的人也愿意听你说话,很多事辛苦你了。这回抓到的两个嘴碎的婢女,还得等皇后或者皇帝亲自处置。”

“是,臣妾明白。”


出了太后宫,杨妃就直奔庄妃宫里而去:“你怎么又口没遮拦的?”

庄妃听说婢女被抓,又看到杨妃气冲冲地进来,心里还是怕的:“不是我说的……是那婢女胡言乱语……”

“不是你天天在这儿胡说,你宫里的人能有样学样?”

“可我也没说错啊……”

“还胡说!皇后娘娘和嫡子这回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看陛下醒来不要了你的命。”

庄妃被吓到了,突然哭了起来:“不会的,陛下一向对我很好的……”

杨妃恨铁不成钢:“这么久你还没看明白?陛下对后宫再好再宽厚,但只有皇后才是他心尖上的人啊!”


看庄妃愣愣的模样,杨妃放软了语气:“你自己就没想过吗?我们三个也算是各有所长。我温柔稳重,江妃能歌善舞,你艳若桃李,可陛下有偏爱过谁吗?我们三个人能相安无事这么多年,就是因为陛下从来没有对谁更在意一些,不是吗?”

庄妃低头不语,杨妃继续说道:“陛下心里从来装的都是天下,男女之间那些小情小爱,他本就不放在心上。”

“可是皇后,在陛下心里还没装着天下的时候,就在陛下心里了。”


庄妃还在那儿低声啜泣,杨妃拉过她的手:“你总说你姐姐,可说句不敬的话,你姐姐的王妃之位,也是当年皇后娘娘不要的。你还妄图争些什么呢?”

杨妃强忍住心里的酸涩:“你姐姐曾与我说过,她与皇后的几面之缘。那时候陛下还只是个失意的王爷,皇后还是郡主。你姐姐说,他们两个在一起,说不清为什么,可就是觉得陛下成了另一个人。”

“这两年,我算是看明白了。陛下对我们很好,可我们再爱他敬他,我们都不是那个懂他、能让他开怀的人。陛下与我们在一起时,依然是陛下;可与皇后在一起时,他才像个夫君。”

“你还记得吗?她刚入府时,不知你在她那儿说了什么,第二日陛下就免了我们的请安,不就是为了让她图个清净。陛下登基后,她不做皇后,后位就空着,本该随着登基一起来的选秀,愣是拖到现在还没举行。上次她回云南领兵,陛下竟然亲自去云南接她。”

“不是我妄自菲薄,可眼下陛下病着,能为他撑起一切的,只有皇后。她是陛下相识于幼时,相知于风雨的女子,陛下与她之间有那么多我们不知道的曾经,我们比不了的。”

庄妃哭得越发厉害,杨妃索性将话说彻底了:“我们相伴陛下多年,陛下对我们有情有义。但她若是真的想独宠后宫,也不是做不到。你切莫仗着你姐姐,再做任何企图与她争宠的事。”

“在这后宫里,自知之明最可贵。明白吗?”


杨妃心里清楚,景琰是战场里过来的耿直性子,恨透了暗地里的阴谋诡计,笑里藏刀,话语阴毒之事,这回庄妃在宫里传这番恶言,又事关皇后,景琰醒来后定不会轻饶。

靖王妃曾对她说:“我这个妹妹在家被宠坏了,任性惯了。将来到了府里,她不周全的地方,劳烦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加照拂。”杨妃一直记得这份嘱托,却没想到这种任性无知,有一天竟会变成如此伤人的利刃。


如今太后先召见了自己,想必皇后有惊无险,还算有转圜余地。再怎么样,庄妃也是靖王妃的亲妹,太后暗示她好好敲打庄妃,也是怕庄妃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日后再闯出什么祸端来,让景琰为难。

杨妃明白太后的意思,说完这番推心置腹的话之后,便让庄妃罚抄佛经,为帝后祈福。只盼景琰醒来后不要过于震怒,就算保住庄妃了。


===我是分割线===

这第三者视角一写就好长啊!!!

我也好想水牛快点醒过来啊!!!

到底要不要保住王妃她妹妹!!!

评论(25)
热度(59)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