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3-2)

景琰回宫时,太医院的人早已候着。

几位老太医查看一番后,皆是面有难色,齐齐跪伏于地:“娘娘恕罪。臣等学艺不精,并无把握尽解此毒,只能尽力而为。”

望着床上毫无生气的景琰,霓凰尽力用平稳的口气问道:“那陛下何时能醒?”

“解毒之后,应当能醒。”

“如若不醒,有无性命之忧?”

“十天半月内当无大碍,只怕……”

“怕什么?”

“毒性积于体内越久,越无可能解毒,那就……”

霓凰宽袖下的手越捏越紧,指甲掐得掌心生疼,她却觉得要靠这疼意来保持冷静:“本宫不懂医术,你们好好照料陛下,尽力想法子。稍后你们可再与太后商讨对策。无论如何, 撑也撑到蔺少阁主来。明白吗?”


出了寝殿,霓凰觉得阳光好得太耀眼,竟是一个踉跄,亏得紫砂扶住她:“娘娘!”

“我没事。”她拍了拍紫砂的手,“我们马上去勤政殿,别让王叔和侯爷久等了。”


到了勤政殿,纪王爷和言侯匆匆行礼之后,连忙问:“陛下情况如何?”

“性命暂无大碍,但解毒之事,看来只能寄希望于蔺少阁主了。”

“琅琊阁通晓天下事,那蔺先生医术也是一流,陛下一定会没事的。”言侯沉稳的嗓音,莫名就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

“是啊,郡主皇后,你别太担心了,要自己保重身体,保重景琰的孩子。”纪王爷对帝后的称呼一直没变,对小夫妻的关心从来也是实实在在的。


“眼下最棘手的问题,反而是朝中如何应对。”言侯沉吟道。

霓凰行了揖礼:“霓凰请两位长辈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陛下在众目睽睽之下遇袭,如今昏迷不醒,肯定瞒不住群臣。若是遮遮掩掩,反而惹人猜疑。霓凰决定明日复朝,旨在让朝廷上下如常行事,王叔与侯爷觉得如何?”

“郡主皇后是皇后,也曾是南境主帅,参与朝政本就是常事。春猎出发前,景琰就按律让你留京监国。眼下特殊时期,身怀龙子的监国皇后站出来,绝对可以稳定人心,让众人信服:陛下虽暂时未能上朝,但我大梁可以一切如常。”

言侯表示赞同:“王爷言之有理。我们这边绝不能自乱阵脚,给敌人可趁之机。只是娘娘如今本该静心养胎,这朝事纷扰,若有损龙子,只怕陛下也是不愿意的。”


《梁武帝本纪》载:武帝二年春,帝春猎遇刺,昏迷十数日。皇后穆氏霓凰孕七月余,顾命监国,复早朝,阅奏章,稳朝纲,各部井然,吏治平顺,人心未见惶惶,外敌不敢来犯,史称“凰后监国”。


复朝之后,每日除了早朝,奏折也递到了霓凰这儿。有些事可以缓一缓,有些事还是要早做决断,霓凰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了政务上。

一整日下来,她只觉腰腹酸痛,原本柔软的腹部更是有些僵硬。

她轻轻地揉着,喃喃道:“宝宝你乖,这些天你辛苦了,但我们总要帮你父皇看着江山,是不是?等他醒了,娘帮你打他。”


太后担心她身体扛不住,一碗碗的补药往她这儿送,让战英和紫砂盯着她喝下去。

霓凰每次都乖乖喝药,还安慰太后:“让母后担心了。您放心,我底子好。有这么多臣工协助于我,这看奏折还能难过领兵打仗?我肯定能坚持到他醒来的。”

景琰的情况没有进展,确实也没有变得更坏。夜深人静时,她坐在他床前自言自语:“这治国果然比治军复杂不少。昨日北境来报说今年募兵人数不够;今日山西那边又说遭了旱,立春才种下的种苗都蔫了……想要江山繁华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有人说过要和我一起看到的,不准食言啊。”


第八日早朝下来,紫砂一脸喜色地在殿外候着:“您刚上朝蔺少阁主就到了!眼下已经诊治完陛下,正在御花园等您呢!”

霓凰才走进花园,一个人影捧着支桃花,稳稳地落在她面前:“给你。”

“飞流也来了啊?”她的心忽然明朗了不少,“谢谢你啊!”

飞流腼腆地笑笑,转身又摘花去了。

“他一听说水牛哥哥中了毒,非缠着要跟我来,我看他就是想到御花园来采花吧!”

“不是!”远远听到飞流的辩驳。


霓凰露出了几天来难得的一个真心笑容,但瞬间又是一脸凝重:“景琰的毒能解吗?”

“你不要太担心了,大渝这毒药虽然诡异霸道,但并非无药可解。列将军说,整个太医院供我差遣。我当然却之不恭,已经写下了他们各自要做的事,让他们照着去做了!”

“大渝?”

“这毒药应是大渝宫廷秘制,我也只是在琅琊阁的典籍里看到过。那刺客在大梁潜伏多年,刺杀计划肯定是新帝当太子时就定好了。这次春猎,能带着箭离新帝这么近,对他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新帝驾崩,并无站得住脚的继承人,朝廷乱作一团,就是他们的机会……”


还想再说什么,但蔺晨和霓凰都是习武之人,耳力极佳,稍远处花廊尽头两个宫女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入两人耳里。

“庄娘娘又给你气受了?”

“哎,也不算是受气。自从陛下昏迷,娘娘每天都在哭,哭得眼睛都肿了,我们跟着伺候的也累,不过娘娘也怪可怜的。说来说去,都怪那云南来的郡主命格太硬。听说以前赤焰少帅刚与她定了亲,赤焰军就全军覆没。现在才封后多久?陛下就出事了。用老人家的说法,这叫命硬克夫啊!”


蔺晨只看得霓凰脸色越发苍白,像是一口气提不上来,倏然闭上眼睛,竟生生往下倒去。

他赶紧揽住她,几下制住她的穴道,一把将她横抱起,快速往寝宫移去,一边朝飞流喊:“飞流,把那两只多嘴的鸭子给我抓起来!”


一路上,昏迷的霓凰捧着肚子,蜷缩成一团,表情似是受了极大痛苦,却是一滴泪没落,也没听到一声喊痛。

蔺晨只觉不好。

他知道自从景琰中毒以来,霓凰看上去一切正常,可这才是最不正常。

她是皇后,她要稳定人心,她要应付其他人同情或质疑的眼光,她要操心朝堂上的事,所以她极力忍耐,不哭不闹,似乎连担心难过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

可她明明是萧景琰全心全意护在心上的女子,她明明是最有资格、最需要痛哭一场的人。

她虽嘴上不说,心里怎么可能没害怕过,萧景琰会像林殊那样离她而去。

她还怀着孩子,这番强压之下,这几日下来,身体早就该到了极限。

刚才那些该死的话,就像一把最锋利的刀子,一下子割断了一根绷得最紧的弦,戳中她心底最深的痛,仿佛所有的错都是因为她。


太医们都在景琰的寝殿侯着,看到蔺晨抱着霓凰冲了进来,也乱作一团:“皇后娘娘怎么了?”

“快把金针给我!”蔺晨将霓凰轻放于榻上,直接朝太医们开了口。

“蔺大夫,不如让我们来?娘娘凤体……”

蔺晨不耐烦地打断他们:“少废话!不是我瞧不上你们的医术,但若皇后娘娘有什么闪失你们担待得起吗?”

太医正还是迎了上来:“蔺大夫,您是外男,又非入籍的太医。娘娘清誉要紧,若您信不过我们,还是请一下太后娘娘?”

蔺晨本是江湖人,一心想着救霓凰,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防,被太医如此一说,冷静了下来:“还不快去请太后来!”


太后赶来施针之后,霓凰终于悠悠转醒。

太后心疼地望着她:“你这孩子,怎么如此为难自己?”她这番郁结,爆发得来势汹汹,竟是万分危险。

霓凰歉意地笑笑,像是寻找着什么,最后只吐出一个字:“蔺……”

太后擦了擦眼泪,叫了蔺晨进来。


霓凰望着站在榻前的蔺晨,想说些话,却是有气无力,只能抓住他宽大的袖摆。

素来意气风发的蔺少阁主叹了一口气,轻轻回握她的手。

“我说皇后娘娘,我可不想在你这儿砸了招牌,你务必给我好好的。”

“我上一回没能留住长苏,这回总会帮你救回萧景琰的。”

“你信我。”

===我是分割线===

 @我们都是列战英~ 这后半段能算是蔺凰吧~请笑纳~~~

十二万分地期待你完结后的蔺凰哟~~让小鸽子漫天飞舞吧,哇咔咔~~~

评论(38)
热度(93)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