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番外3-1)

时间点接 番外1

=======

从云南回京的路硬是比去程生生多走了一半的时间,就因为耿直的皇帝陛下生怕霓凰有什么闪失,即使她一路嫌弃他“大惊小怪”,他照旧小心翼翼,而同行的人只好谨遵圣命,幸而大部队终于在过年前回到了京城。

才回宫,景琰就着礼部宣布了霓凰有孕的喜讯,并下旨册立为皇后,三位侧妃也各有晋升。

皇帝登基后,吏治愈加清廉,朝廷气象一新,骚动的南楚被皇后率兵挡在了关外,如今皇后又将诞下皇子,加上恰逢年关,整个大梁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中,到处都在传扬着铁血帝后的佳话。


册立皇后这件事,霓凰原本仍然是不愿意的,但景琰这次牛脾气上来,异常坚定。

“我……”

“出宫我给你诏书。”

“我……”

“南楚刚刚消停,短时间内,生不出什么事。”

“你……”

“这次担心掉我半条命,绝不轻易放你再回云南。”

“你……”

“你忍心太子将来被说不是嫡子?”

连孩子都被他抬出来了,霓凰只能妥协了。


不过女人怀孕后,心思莫测,宣布册封的当晚,皇后娘娘躺在皇帝陛下怀里,抓住他放在自己已显怀的肚子上的手,幽幽地说:“萧景琰,你为了他,非逼着我做皇后,你果然比较爱他。”

皇帝觉得自己的心思可昭日月,便理直气壮地回握皇后的手,亲了她一口:“我最爱的是他的母亲。我的皇后只能是他的母亲,不会是别人。”


正月之后,转眼就是三月春猎。原是按例的大事,这回霓凰有孕在身,就留在京里,不随景琰去了。

这一日午睡醒来, 紫砂按常规给她端上热水,她竟然失手将水杯摔在了地上。

紫砂赶紧认错,霓凰安慰道:“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拿稳。”

其实这两日,霓凰一直都心神不宁,晚上睡得不安稳,这午睡也几乎没睡着。

孩子似乎感觉到她的不安,在肚子里闹腾得厉害。让太医来请了脉,说并无大碍,只要她放宽心就好。


没想到天才黑,紫砂就一脸慌张地来报:“皇后娘娘,列将军求见。”

“战英?”霓凰只觉心突突地跳,“他不该跟着陛下在猎场吗?快宣。”

战英一身风尘,进来便行了大礼:“娘娘恕罪,臣护驾不力,累陛下遭刺客偷袭,中毒昏迷。”

多听得一字,霓凰的脸就白上一分,声音都带着颤抖,却还要极力维持镇定:“究竟怎么回事?”


“昨日围猎,猎场上的人都是近臣,既然打猎,也都带着弓箭,没想到有人近身从后方朝陛下突施冷箭。陛下已经及时躲开,所以并没射中要害。谁知道那箭上淬着剧毒,陛下至今昏迷不醒。”

“太医怎么说?”

“随行的太医说陛下所中之毒并非出自我大梁,极其古怪,应是来自外邦,他从未见过,只能施针替陛下……续命,具体解毒之法,要让太医院会诊。”

“刺客抓到了吗?”

“刺客是工部侍郎的随行家臣,已当场服毒自尽。工部侍郎告罪,说这家臣已在府上数年,但他从不知其是刺客。”

“陛下现下在哪里?”

“蒙大统领正率禁军护送陛下回宫,估计明日午后就能抵达。其他人也都在回京路上。”


霓凰深吸了一口气,只觉思绪纷纷,但硬是要理出一个头绪来。

“战英,马上派人去琅琊阁请蔺少阁主,一定要快。明日纪王爷、言侯爷一进京,就请他们来见我。母后那边怕是瞒不住,但今晚瞒得一刻是一刻,让母后能多睡个安稳觉,明日天亮我亲自去和她说。”

“是。”


霓凰去到太后宫里时,太后正在侍弄花草。

“今日怎么来得这么早?”太后边抬头边放下手里的工具,只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出什么事了?”

初听景琰中毒,太后也万分惊痛,等镇定下来,反而握着霓凰的手,安慰起了她:“你别担心。待景琰回来,我与太医一起会诊,会有办法的,何况你还请了蔺先生来。景琰素来强壮,一定能扛过这一关的。”

“还有后宫的……”

“后宫那几位,我会与她们说的,你不用操心。”

“劳烦母后了。”

“我们母女之间哪里需要这般客气?看你的脸色和脉象,你是不是一夜没睡?”

“霓凰不孝,让母后担心了。”

“你现在是两个人,千万要保重自己,否则景琰醒过来,怕是要自责死了。”

霓凰差点落下泪来。


===我是分割线===


之前与大家留言聊点梗的时候,想到了虐虐虐。虐多了水牛,虐一回我大郡主吧(顶锅盖逃跑中)

看过前面的亲肯定明白,其实我也不太会写虐。

本来想一个番外虐完的,看来还要分个一两篇。


 @鱼与芋  不过论虐是比不过你啊!“霓凰太后”这个四个字太触目惊心了,真这样写水牛应该做鬼也不会放过我了(惊恐脸)让凰后监国来虐一把了(邪恶脸)

 @我们都是列战英~  我给列将军加戏啦~~~下一章可能勉强可以打个蔺凰tag 23333333


评论(22)
热度(65)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