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13)

霓凰一行人抵达京城时,萧景琰早已率队迎候。

霓凰下马施礼:“太子殿下。”

十多年前,她也是在云南这样率队等到他的。可那时的两个少年玩伴皆是内忧外患,一个刚没了父亲,一个被父亲流放,还因着林殊不敢相见,生怕想起那些时光,就陡然落下泪来。后来的一道赐婚圣旨也如笑话一样,让两人本就万般纠结的心境更添窘迫。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当初的结局。

景琰早已下马来扶:“郡主不必多礼。”

景琰只觉握于手中的手臂比记忆中还要纤细,却正是眼前这纤弱的人儿扛起了南境安危,一扛就用尽了女子最美好的十数年光阴。

他想,之前的那么多年里,每次分别多是送她上战场。半年前站在城墙上,目送她出征,更是觉得此生缘尽于此。

没想到今天终于等到她回来。


两人一路上并马而行,说的都是战事,到最后,还是提及了林殊。

“如今四境都初定,只是小殊……我不该让他去的。你怪我怨我,我都接受。”

“殿下言重了。这是兄长的选择,我们要尊重他。霓凰一切都好,初时伤心难过,可日子总要过下去。殿下也要保重身体,不要辜负了兄长的一番期望。”

“郡主怎生安慰起我来了?”

“兄长定不会愿意殿下因此事自责一生,他所谋所做,都是盼望江山繁华,这一切只有殿下能做到了。”


霓凰回到穆府才安顿好一切,景琰就遣了战英过来请她。等到了府内,战英引她一路向里,霓凰却一路没见着府里的其他人。

待到门前时,她正了正衣襟,暗笑自己倒是有了几分“近乡情怯”的意思来。

推门而入,景琰已然端坐案前,案上两杯茶冒着热气。一旁烧着水的小壶似乎早已烧开多次,但里面的水依然不停地翻滚着。


霓凰落座后,景琰递上一杯茶:“郡主请用茶。”

“殿下客气了。”

“此次郡主回京,景琰有两件事要与郡主说明。一件是国事,一件是家事。”

“霓凰也有一件事要与殿下说。但既然殿下有两件,还是殿下先说吧。”


景琰将手中的茶杯置于案上,正色道:“第一桩事,是国事。这次赐婚来得突然,还请郡主与穆府体谅。此番南楚太子求亲,大梁是断不能将云南郡主嫁与南楚。唯有将郡主赐婚,方能断了南楚心思。虽是权宜之策,但不能让南楚太子觉得受到轻视,只能将郡主赐婚与我。个中关节,想来郡主稍一思量便会明白。”

霓凰只觉越听心里越沉,她当然明白这层关系,可怎的从景琰口中听来就是如此刺耳?

“即使郡主心中有一分为难,也请忍耐,接受太子妃这一身份。等南楚这一阵子风波过去,待他日景琰登基之时,定将寻了名目将郡主放出宫去,不让郡主困于这桩婚事,更不会让穆府处境尴尬。”

霓凰的脸又白上几分,这桩赐婚中,他只存了这份心思吗?

“霓凰明白。还请太子殿下宽心,云南穆府定当铭记殿下恩德。”霓凰冷冷回礼,很怕自己稍不控制就想与这头笨水牛打上一架。


“第二桩事,便是家事。”景琰看似语气不变,但案下交握的双手出卖了他:“赐婚这件事,虽是权宜之计,却也是我心中所愿。景琰真心希望可以与郡主成为一家人,从此祸福共担。”

霓凰怔怔地看着他,似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景琰被她瞧得有些尴尬,却还是继续说下去:“你我相识多年,不信你一点不知我的心思。我们之间,似乎总是遇不上好的时机。最早你眼里只有小殊,后来你我各自跌跌撞撞十几年,当我发现心里装着你,想向你说明一切的时候,却又开不了口。如今小殊刚走,南楚又是这番折腾,你说我趁人之危也罢,以权谋私也罢,我想把我的心意都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幸福,相信小殊也是这样的愿望。你若不喜欢我,我不会勉强你,这番话就当没听过,一切都按国事方案进行。”

一通话说完,景琰竟是一身汗,在朝堂之上面对百官讲话,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兄长也是同意的。”霓凰轻轻地说。

“嗯?”

霓凰取出一封信递给景琰,正是林殊的字迹。

“吾妹霓凰,见信如晤。

很多话之前未说与你听,只觉将来总有机会,到如今才知原来亦是奢望。

这十三年来,我万般筹谋,能重回林殊的结局,是我之幸。只盼你与景琰伤怀之后,早日振作。

我们三人识于幼时,当初的种种,如今回望都像是上辈子的事。

这十三年来,我们过得都不好,但我走后,中兴江山依然是他与你不可忘却的责任。

我们之间,并没有谁辜负了谁,只叹命运弄人,让你我错过了相携一生的最好时光。

若有来生,我定比所有人都先找到你,与你携手苍山洱海,逍遥自在。

只是此生,不愿让林氏遗属成为你的枷锁。

人生苦短,万勿自苦。

千言万语,盼君幸福。”


景琰看完信,抬头看向霓凰。

霓凰镇定地望着他:“太子殿下,我想与你说的那件事便是:萧景琰,我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你,我很高兴能嫁给你,不是因为什么权宜之计,而是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景琰心里滔天的欢喜,在下一刻化作行动,直接将霓凰拥入怀中。

霓凰轻轻地捶打他:“你这个笨水牛,连林殊哥哥都看出我对你的心意,你怎么还会觉得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你?”

景琰不语,只是拥紧了她。


两人第一次这么安静地靠着对方,只觉历经沧桑的两颗心都一片安定,谁都不忍打破这份静谧。

最后还是霓凰先开了口:“赐婚的圣旨你怎么求来的?陛下难为你了吗?”

“没有,圣旨比想象中好求。父皇疑心如此重,怎么可能同意将你许给南楚?若穆家军和南楚联手,这天下还能是他的吗?”

“太子殿下怎么不劝劝?”霓凰倒是起了玩心,“我嫁过去可是能换得一方安宁。”

“我?舍不得。”景琰亲了霓凰一口:“一道圣旨就能让你嫁去南楚,一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恨不能冲到云南去和你说个明白。可我不能去,只能靠一道圣旨将你召回来。”

霓凰揽紧了他:“萧景琰,我在云南时就想好了,就算你忘了我,我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你了。你若留下我,我便找机会告诉你我的心意,如果你不要我,我也认了,反正我一个人也惯了。你若嫁走我,我就一辈子恨着你,但还是会帮你管着南楚。等将来见了林殊哥哥,他总会帮着我把你欺负回来。” 


霓凰的字字句句都打在景琰心上,蓦得又被她难得的小女孩性子逗笑了:“是,我总是被你们欺负。我们的郡主这么能干,怎么敢让她成了南楚的皇后?”

霓凰倒是隐隐红了眼眶:“若你真把我嫁去南楚……我……我也没别的法子……我不能让青儿成了乱臣贼子……就当一语成谶,永不相见罢了……”

景琰哪里见得了霓凰这副模样,只觉心都软成一片,忍不住亲上她的鬓角、脸颊,愈发搂紧了她。无论战场上的穆霓凰如何英姿飒飒、杀伐果决,到底还是他萧景琰爱护了超过半生岁月的女孩。他想,余下的大半生,他都要这样爱着她、抱着她,不让她再受半分委屈。

“霓凰,之前万般波折,之后波折或许也不会断。可今日你这样与我说,这辈子我都不会放你走了。”

评论(20)
热度(75)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