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7)

私炮坊出事那日,是上元之后,景琰第一次见到霓凰。

可才说了两三句话,他就把霓凰惹怒了。

“萧景琰”,她又这样叫他了。虽是自己一时偏差,错怪了梅长苏,可她这般护着那梅长苏,不顾礼仪身份,对自己气急败坏。

她言语之中,句句都是“听苏先生的”,再想到那晚,她在苏宅门口,为了梅长苏忘了与自己的上元之约,景琰更觉气闷。

 

他的心就那样猛然钝了一钝,就像有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沉了下去,将他的心湖拨乱了。为什么自己有种大大的失落感?那种感觉就好像你在心里认定了某件宝贝很多年,然后突然有人告诉你,那个宝贝从来就不是你的——现在萧景琰就是这种感觉。

他是对自己极其坦白的人,自欺欺人这种事他是从来不做的。他现在迷惑的不过是,霓凰怎么就成了他心里的那件宝贝了呢?好像从来没有开始过,怎么就在心里占有了那样一个位置呢?是她难得流露出弱不禁风,依靠着自己的时候?还是她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他安心的时候?

 

那日司马雷一案,他接到蒙挚通知时,知道情势不好,却不想到了昭仁宫,情势如此糟糕。素来神采飞扬的霓凰竟这般蹒跚地落到自己怀里,景琰只觉心都被捏了起来。

可此时的景琰必须强迫自己保持头脑一片清明,一步都不可行差踏错。到后来他“斩将夺帅”,太子既已在手,已知情况不会更糟,却也是遏制不住心中怒火。

直到再将霓凰揽靠于怀中,心才得以平静。

 

皇后说:“快扶郡主到正阳宫休息,宣太医到正阳宫。等下郡主醒了,我们再请皇上定夺。”

侍卫闻言,正准备上来,景琰侧身揽抱起霓凰,不想让侍卫碰到她。他说:“我送郡主吧。”

皇后虽想说些什么,可看景琰一脸生人勿进的气场,也就随他去了。

 

如今想来,那时他一路抱着她,只觉怀中的她还是小的时候那个跑远了、跑不动了,要他和小殊背她回家的小女孩。

不同于府里女眷的脂粉味,只有着淡淡梅花香气的霓凰竟令景琰分外安心。

可霓凰似乎并不安稳,虽是睡着了的样子,但眉头一直紧锁。再随着景琰的步伐,被抱着的她迷糊中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襟。

到了正阳宫,景琰想放她到卧榻上,她却是紧紧攥着不肯放。

一旁的侍女想来帮忙,被景琰一个眼神喝止,倒也不敢上前了。

 

从在昭仁宫见到景琰时,霓凰心中紧绷的那根弦就松了下来。本来还强撑着的清醒如潮水般被吞没,仅剩的那点意识里,她知道景琰一人在对抗着刀阵剑林,自己却一点力也使不出来。后来好像太皇太后来了,景琰又回到她身边,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霓凰能感到自己浑身都在发抖,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竟是一阵阵心悸的感觉。这药性可真霸道啊,心里害怕这种感觉多久没在她穆霓凰身上出现了?可她现在就是如此,还无力睁开眼睛。

她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在她的梦里,抱着她的是靖王哥哥,她忍不住抓了他的衣服,想压住心里的那股恐惧,可他怎么要走了呢?不行,不能放。

只听得他低沉的声音:“给郡主倒杯水来。”

过了一会儿,她又听到他在她耳边哄着她:“来,霓凰,我们先喝杯水,等一下好让太医看看你。”


景琰一手抱着她,一手将杯子端到她口边,虽是浑身无力,睁不开眼,霓凰竟也将一大杯水喝了下去,宛如一股清泉,让她意识更回来一些。

她睁开迷茫的眼睛,渐渐看清,眼前的正是梦里满脸担忧的景琰。

她喃喃道:“靖王哥哥……”

景琰终于露出了笑脸,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一旁,伸手抚开了落在她脸上的发丝,不自觉地舒了口气:“别怕,有我。”

 

待太医检查完之后,候在殿外的景琰看到霓凰又成了那个傲视天下的郡主。

她郑重地说:“靖王殿下要相信我,越贵妃敢对我下药,就要敢承担这样做的后果。”

“那我……”

“等我撑不下去了,靖王哥哥再来助我一臂之力吧?”霓凰露出了自信又娇俏的笑容,

 

萧景琰想,后来一切都有惊无险地按照那位麒麟才子的安排进行着,直到发展成今天私炮房的爆炸事件。

我和他说过,不能利用你的,可为什么连霓凰你都要走到梅长苏身边去了呢?


------我是分割线------

好久不见,好像又不算给水牛发糖#给水牛发一次纯糖好难啊#

╮(╯▽╰)╭

评论(14)
热度(69)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