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6)

后来的很多年里,萧景琰都会记得这样一个夜晚。

他和战英回府的路上,遇到景睿他们三个,知道霓凰在附近看灯。

他只是顺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遇见她。

可他却望见那个一身白衣的穆霓凰,明明一片灯火璀璨,明明周围人来人往,她却失魂落魄,浑身净是孑然一身的悲凉感。

 

他匆匆下马:“战英,你先把马牵回去,我等会儿回来。”

战英不解:“殿下……怎么了?府里还有人等着呢!”

“让她们别等了。”说着,他已经往人群里挤去。

 

等霓凰在他怀里一番痛哭,他知道,她想小殊了。

若是小殊还在,她现在应该是个幸福的小妇人,可能已经成了孩子他娘,依然笑容耀眼。

可那样的她,已经在她十五岁的冬天,跟着林殊一起死了。

连最后那点可以放肆的快乐,也在她十七岁的时候,彻底被夺走了。

不过二十二岁的年纪,她已尝尽这世间的生离死别,被战场磨砺了满心的沧桑。

萧景琰叹了口气,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一到元宵摊,热情的摊主大婶已经迎了上来:“哟,小伙子,平时常跟你一起来的小伙子没来呢!今天换了个小娘子呢!快坐快坐。”

两人才坐下,大婶已经麻利地盛好两碗热乎乎的元宵,一碗搁在景琰面前的桌上,另一碗直往霓凰手上送:“瞧瞧这姑娘,脸都冻红了,快暖暖吧!”

霓凰接过碗,连忙道谢。

大婶又对景琰说:“我说小伙子,惹你家小娘子不高兴了?看人家眼睛红的,还不快哄哄,别让人家跑了!我给你们多加了两勺甜桂花,可是能甜到心坎里去的呀!”

“唉,大婶,她不是……”还没待景琰反驳,热(邪)情(教)大(粉)婶(丝)已经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景琰的肩膀,转身又招呼别人去了。

 

“唉,霓凰,这大婶就是热情了点……”景琰尴尬地向霓凰解释,“我和战英来的时候,她还老是要帮战英做媒,搞得战英好不尴尬,要不是实在嘴馋,都不愿意来这儿。”

“那你呢?”

“我?”

“大婶没说要给你介绍姑娘?”

“我们每次来,都是战英付的钱,大婶说我又没钱又呆头呆脑的样子,不能害了人家姑娘。”

“哈哈哈哈……难怪她今天这么热情,她第一次看你带姑娘来,生怕好不容易有个傻姑娘看上你,不小心又被你的呆头呆脑吓跑了。”

“霓凰!不准再笑了,快趁热吃吧!”

 

看景琰尴尬的样子,霓凰一边低头舀着元宵一边还在偷笑,可一口热乎乎的元宵才入口,一滴泪就落到了碗里。

已经好多年没见到呆头呆脑的水牛了,一夜长大的又何止自己。他失去了敬爱的兄长,失去了亲如兄弟的挚友,连所谓的父子亲情也变得无比尴尬。那耿直率性,不忘初心的水牛,七年来的赫赫战功换来的不是皇帝的信任,而只是在沉浮朝局勉强立足的一席之地。一颗与兄长和挚友守护江山繁华的赤子之心被他人弃如敝屣,其中的艰难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唉,霓凰,怎么又哭了?”景琰手忙脚乱地将自己碗里的元宵往她碗里舀,“来,糖桂花都给你,元宵也给你,多吃点甜的……”

霓凰赶紧把眼泪憋回去,是啊,今晚怎么这么爱哭呢?

“靖王殿下,够了啦,我吃不了那么多。”

“殿什么下,你刚才拿我衣服擦眼泪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是殿下?”

“靖王哥哥,别开我玩笑了,了不起等一下我来付账好啦!”

“那吃完要不要买盏灯回去?”

“好呀,看多了花鸟鱼虫,我要买盏水牛灯。”

……

 

以后每年上元,要是景琰和霓凰都在京里,便会相约一起去大婶那儿吃元宵。大婶的摊档越来越红火,早已变成了一家有门面的小店。每次看到两人同来,总是小伙子、小娘子地叫着。当景琰来付账的时候,大婶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还意味深长地恭喜他:“小伙子,干得好!”

———————我是分割线——————

如果想看甜的,到以上就可以了,以下不知道算不算刀子。

 

 

 

今年景琰终于看到市场上有人做了水牛形状的花灯,便兴冲冲地买了想送给霓凰。

可到了穆王府,却被告知郡主今夜出去了。

景琰留下了花灯,便回府了。

路上经过苏宅的转角,望见霓凰与梅长苏一起从苏宅出来。

她甚至等梅长苏上了马车,还目送了许久。

一地月光,一袭白衣,明明近在眼前,萧景琰只觉进退不得。

怎么会是他?


评论(35)
热度(102)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