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5)

又是一年上元佳节,正好霓凰和穆青今年在金陵,景睿和豫津便约了他们一起出去赏灯。

不过才到了街口,豫津和穆青就一副心不在此的样子,一个推推一个,一个拉拉一个。

霓凰觉得好笑,便问:“你们俩是有什么话想说?”

穆青推豫津:“你说。”

豫津不肯:“自然是你说。”

景睿看不过眼,摇摇头:“还是我来说吧!霓凰姐姐,是豫津前不久认识了一个琴弹得不错的姑娘,想带我和穆青去听她弹曲。但是又怕你不同意,所以……”

霓凰故作严肃地看了两个小鬼头一眼,然后笑了:“去吧!喜欢音律是好事,去见识见识也无妨,别生出什么事来就好。”

“霓凰姐姐放心!我会看好穆青的!”豫津喜笑颜开地保证。

“切,谁要你看。”穆青不服气,转头又不舍得霓凰:“那姐姐你呢?”

“我不去了,我再看会儿灯,就自己回去了。”

看着三个男孩欢天喜地离开的背影,霓凰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街上人来人往,一盏盏造型各异的灯笼将街道点缀得灯火通明。

霓凰正看着灯,耳边传来似曾相识的对话。

“好看吗?”

“好看。”

 

听到的瞬间,本以为早已坚不可摧的心上忽就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她回头望去,是完全陌生的少男少女,女孩的笑脸含羞带怯,男孩则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孩。

霓凰只觉得有什么力量要从双眼里挣脱而出,可是她知道不能在这里。

她一路走着,宽袖下的双手紧紧捏着,身体在微微颤抖。

她要快点离开这里,找到回家的路。

可是……家在哪儿呢?

 

有人迎面堵住了她的去路,声音低沉而熟悉:“霓凰。”

她抬头,灯火阑珊下,眼前的人熟悉又陌生,瘦削挺拔的身姿添了几分历练的沧桑,大而明亮的眼睛却依然清澈坦荡。

恍惚间,她甚至习惯性地望向他的身旁,以为能看到,可是没有。

 

他又担心地问了一句:“霓凰,你怎么了?”

她只觉紧紧咬着的牙根或许咬得太久了,突然就酸了起来。

素来沉稳的南境女帅,上一次落泪是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了的穆霓凰,就这样扑进了萧景琰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景琰初是一愣,反应过来时,已拉开自己的披风,将她揽在胸前,挡住路人的视线。

虽然已不是人最多的主街,可还是有人注意到他们。从远处看去,还以为他们是正在谈情撒娇的情侣,都识相地走开了。

 

霓凰的额头抵着景琰的胸口,哭了好一会儿,抽抽噎噎地说着:“靖王哥哥,怎么办?我好像快要忘记林殊哥哥的样子了。”

“我和他才七年没见……可我刚才想到他对我说话的情景……我竟然已经有点看不清他的脸了……”

“我明明一直都没有忘记他……”

却是越说越伤心。

 

萧景琰的眼里也有抑制不住的湿润。虽然他动作有些僵硬,可他一边听,一边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哄着他怀里的小女孩。

“记不清小殊的脸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都长大了啊!”

“才五年时间,你治下的穆家军更胜从前。小殊若是看到你指挥千军万马的样子,肯定也会为你高兴的。”

“霓凰,别哭,小殊会心疼的。”

却是越哭越伤心。

 

景琰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为什么霓凰反而哭得更伤心了呢?

“霓凰,你别哭了。我带你去吃金陵最好吃的元宵,是上次战英发现的。”他记得小时候霓凰哭鼻子,小殊和他祭出美食这一招很管用的。

霓凰也想到了以前的窘事,终于破涕为笑,从景琰怀里抬起头:“靖王哥哥真的是不会哄人,还当我是小孩子呢!”

 

她的脸离他那么近,虽然她在笑,可留着婆娑泪痕的脸颊,浸满水光的一双美目,愈发显得楚楚可怜。

萧景琰只觉得心中一紧,竟是脱口而出:“霓凰,以后都别哭了。我也会心疼的。”

霓凰的脸微不可察地红了红:“知道了,靖王哥哥。”


评论(14)
热度(80)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