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4)

靖王妃视角
------------------

嫁给景琰的那一天还历历在目,转眼已近两年光阴。

两年里,我们聚少离多,他在外行军的日子,比在京里的时间多得多。

在王府的时候,他也不多话。我知道父皇不喜欢他,我想我明白他的无奈和苦楚,我也懂得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我和他算不得情深意切,却也说得上相敬如宾。

我以为夫妻之间就该是这样。

 

下个月是皇上整寿,朝廷上下自然要庆贺一番,景琰也将从北境回京拜寿。

府里虽然没多准备些什么,但每个人都在期盼着景琰的归来,毕竟他此去北境已近半年。

有一天路过后院,我听到府里的几个老人在闲聊:“王爷自从那件事之后,性格沉稳多了。以前他们三个人上山上树上房顶,连办个正事去个军营还要你追我赶,我们一直担心他们哪天就把靖王府给掀了。后来……霓凰郡主也回云南去了,只留下我们王爷一个人。只盼王爷这次回来,能开心些。”

 

霓凰郡主,我是知道的。

我一直很好奇,一介女流能一肩扛起南境边防,不拘礼仪地和男孩子玩成一片,该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我一直想见见她。

 

很快就到了寿宴当日。之前景琰传信回来,说回京途中遇到了灾民,正带领亲随赈灾,要耽搁几日抵达,但应该不会误了陛下的寿宴。

我局促地坐在位子上,眼神不停地往殿外瞄,还不时偷望一下阶上,生怕陛下已经坐在那儿了。

 

幸亏景琰赶上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和一个女人一起进殿的。

两人风尘仆仆却依然英姿飒飒,比之端坐在大殿之上的其他人,就是多出几分耀眼。

原来她就是霓凰郡主。

 

没想到陛下正逢大寿,心情很好,甚至对景琰和郡主未能提前觐见而直接出现在寿宴上一事也没放在心上,倒是对她能千里迢迢赶来,表达了喜悦之情。

更没想到的是,陛下竟然在寿宴终了,宣布了太子人选。

 

只觉得那个瞬间,坐在我身边的景琰一下子全身绷紧了,怒气散发出来。他侧过头,眼神直直地望向陛下,似是不愿相信,最终却又颓力地转过头来,望向对面与大臣们坐在一侧的她。

她几乎轻不可见地向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并不漂亮的笑。

 

回府的路上,景琰一直沉默不语,我也不吵他,只是有点委屈,这么久没见,他真的没有话要和我说么?

等到了府上,景琰步履匆匆:“王妃,我还有点事,你早点休息。”又让人传战英去书房。

我想,更深露重,给他添茶是贤妻之道,便亲自泡了安神暖茶送去。

 

才到书房门口,就听得景琰的声音:“之前在城外遇到霓凰,原来她遭南楚埋伏,因为养伤才耽误了出发日期。她嘴上说着小伤无碍,可我看她气色并不好,一路颠簸进京,加上刚才殿上那件事,怕是心里更难过。战英,你让营里的军医去穆府看看。”

“还有,这次带回来的那匹良驹,你亲自送到穆府。霓凰以前很少生病,难得病一次,我们总会给她找有趣的玩意儿……总之明天就送过去。”

我突然就不想进去了。

 

再一次见到霓凰郡主,是在太子主持的赏花会上。

说是赏花会,其实也就是拉拢人心的手段,尤其是太子新立,给太子面子就是给陛下面子。到了晚上,则“家宴”的味道更浓一些。王爷皇子们随太子去品茶,太子妃则为女眷们点了戏。

我本以为以她军旅杀伐的性格,整个晚上和我们这些女人坐在一起看戏,会不耐烦。可她并没有,她始终表现出对这出戏很有兴趣的样子,有礼有节地应对在场女眷的一些询问,偶尔眼神和我交会时,还会给我一个加深笑意的笑容。

 

等戏散时,景琰他们那边也散了,两拨人迎面遇上。

我们都行了福礼,只有她,上前一步,大大方方地行了揖礼。

我直觉地望向景琰。

一班王爷皇子们纷纷向她回礼,眼神里也多是敬佩之意。

其实再端详,她一身素衣,干干净净,在我们这群花枝招展的女眷之中,反而是一种别样的醒目。

 

她回云南之前,送了拜帖到府上,要感谢景琰。

景琰嘱咐我:“郡主明日要来,你记得让刘妈做她最爱吃的点心。”

我不解:“不知郡主爱吃哪种?”

“刘妈知道。”

 

那日,我和景琰一起迎了她入府,一阵寒暄后,遣人送了茶点过来。

我笑吟吟地说:“郡主,吃点点心喝点茶吧。这茶是我亲自泡的,您别见笑。”

她道谢后,便饮了茶,毫不掩饰夸赞之词:“王妃的茶艺在世家小姐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就算是我们这位不爱喝茶只爱喝水的靖王殿下,在王妃的茶艺之下,怕是也要喜欢上品茶了吧!”

我勉强扯出一抹笑。

 

她又取了块点心入口:“四年没来府上了,刘妈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慢点吃。”景琰伸手给她续了茶,“身体还好吧?回去路上没问题吧?带的人还够不够?”

她笑得如春花般明媚:“靖王殿下费心了。我可是穆霓凰啊!当年你帮我寻来的金甲龙凤鞭我现在使得越发好了,你不用担心我。”

“还说,要是真的好,南楚那些小人能伤到你?”

“埋伏是意料之外的事好嘛?”

……

我只觉得插不进话。我偷偷看她,她和景琰说话时,总是坦坦荡荡地望着他,没有一丝扭捏。

 

等到门口送别,两人又成了王爷和郡主。

“靖王殿下珍重,遇事切勿冲动,不可感情用事。”

“郡主珍重,千里之外,保重自己,一切顺利。”

等目送她走远,我们转身往回走的时候,景琰竟然又回了一下头。

我试探性地问了声:“王爷?”

他回过神,又变成了那个少言寡语的靖王:“王妃今日辛苦了。”

 

 

前两天回娘家,我那还未及笄的妹妹缠着我问:“姐姐,听说之前你见到了霓凰郡主?”

“嗯。”

“听说那郡主女中豪杰,英姿飒爽,连见到一众王公大臣,也丝毫不怵?”

“是啊。可女子与男子交往,不就该低眉顺目些的吗?”

“这倒是。难怪靖王不喜欢她,选了姐姐成亲。”

 

怎么回答好呢?我虽养在深闺,但我不是一概不知。

我原以为,景琰拒绝了十万穆家军,是因为景琰不喜欢她。

不是这样的啊。

她明明是他珍之重之,心向往之的女孩啊。

她差点就成了靖王妃。

 

我不知道他,我连他不爱喝茶我都不知道。

可他知道她,她知道他。


评论(40)
热度(128)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