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默》番外cp蔺凰)

来来来!打开走火入魔教新大门哎!

ID青争米烧酒:

正文戳隔壁
all凰同好请戳微博:ID青争米烧酒


======分割线======


过往


(1)


越古山道杂草丛生,路边生着许多枝叶锐利的植被,蔺晨每走三两步下袍就被锐利的倒刺勾住,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再迟可就采不到石豆兰,回去又得挨训了。


蔺晨索性将下袍扯断,卷起裤腿。


彼时他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背着个大篓筐,待找到石豆兰生长之处,细白的小腿都被倒刺划破,勾的深的地方更是渗出血来。


石豆兰多生长于山脚岩石阴湿处,他此时也不顾得腿上的伤,只管埋头拨弄石头缝中的泥土,寻着草药。


一到夏季,云南边境的雨水格外的多,尤其山麓间,天公不作美时,早晚两场骤雨是免不了的。


这会儿也突然降起了雨。


见雨势愈大,蔺晨拔完手头的一株,便快步跑往一处岩壁下避雨。


正低头擦脸时,忽听身后传来小女娃的声音,


“大哥哥受伤了!”


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姑娘着一席淡蓝色襦裙指着他被划伤的腿。


蔺晨没有理会她,只弯腰欲放下卷起的裤脚。


霓凰见状赶忙走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另外一只从袖口掏出一个小白瓶,递到他面前。


“我父亲打仗受了伤都用这个的,可管用了!”


蔺晨看着她说道“不用你教,我便精通医术。”嘴上有些不服气,但还是接过药瓶,“这是金疮药吧?”


霓凰点点头,“大哥哥是大夫吗,好生厉害!”她指着他身后的背篓,“这里面是你采的药吗?好厉害呀,有这么多!”


从小被父亲严苛地训导,第一次被一个女孩用如此崇拜的眼神看着,蔺晨有些得意,不由得想跟她多说几句话。雨还在下,他现在也回不去,索性放下背篓取出里面的药材,一一为她说明。


“你看这个,是荆芥,可以镇痰、祛风、凉血,这个呢,叫白芷,以根入药,有祛病除湿、活血止痛的功效。还有这个细长的,叫石豆兰,专治高热惊风、四肢麻木,我刚采的。”


“大哥哥懂得可真多!”


小孩子的喜怒哀乐全都写在了脸上,霓凰三分惊喜七分崇拜,拿着一颗草药左看右看。蔺晨心想这小女娃是个有眼力之人,值得一交。


倒是她先开口,


“我叫穆霓凰,我爹爹是云南王,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蔺晨突然想起父亲的嘱托,在外修行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切不可泄露自己是琅琊阁人,“我叫阿初,我爹,是个大夫。”


“阿……初。”霓凰歪着脑袋翻开掌心比划着他的名字。


“雨停了,我该走了,回晚了我爹要罚我的。”


蔺晨整理好药篓,挥手算是作别。待他走了十来步就要转身下山时,身后传来霓凰的喊声,


“大哥哥,你明天还来吗?”


他回头望着岩壁下娇小的身影,重重地点了头。


(2)


不过数月,云南王在越古训练完军队后,就要启程回府。


这边,蔺晨的爹也打算带他南下。


“南边邻国有罕见疫情。我爹说了,身为医者,最激动人心之事莫过于四处游历寻访民间鲜见杂症。”


想到要同他分别,她很不情愿,见他忽然模仿起大人口气,霓凰又噗嗤一笑。


蔺晨捞捞后脑勺,一会儿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块水滴大小的石头,


“这块羊脂玉是我娘留着我的,我娘说戴着它能养身体还能辟邪,我身板很好,现在把它送给你,你可千万别告诉我爹啊!”


他将玉石塞进她小小的手掌,


“回头让你爹给你做个项链或者头饰什么的,定能佑你一生平安。”


(3)


后来,当父亲告诉他他的小姑娘要跟别人成亲了,他很没出息的哭了个得呼天抢地。极度惓乏,朦朦胧胧快要入睡前,他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她定是要将他忘了的。


再后来,当他听到病榻上的人弥留之际喊出的那声“霓凰”,他便知,这一生都无法当回她的阿初了。


可有时候他不服气,明明是他先遇见她的啊。

评论(7)
热度(101)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