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凰】若相逢(2)

安顿完毕,霓凰领着景琰来到穆王灵前。

霓凰上前燃了香:“父亲,靖王……殿下来看您了。”

望着前方身着素衣,明明娇弱却挺得笔直的身影,声音里透着委屈的湿意,萧景琰的心仿佛被捏了起来。


她曾经那般神采飞扬,她的林殊哥哥宠着她,父亲疼爱她,弟弟仰慕她,一堆长辈和同辈都喜欢这个聪明率性却不骄纵的小郡主。

就连萧景琰自己也顺着她,无论她多少次跟小殊合起来欺负他,他从来不对她生气。私下里,“萧景琰”、“大水牛”,霓凰向来叫得顺口,偶尔求得他什么事,才会示好般地喊他“靖王哥哥”。

不过两年光景,那个万千宠爱在身的天之骄女,竟变得这般孤苦无依。没有了林殊哥哥,没有了父亲,连见到他,也是一句恭恭敬敬的“殿下”。


祭拜完毕,霓凰向靖王致谢:“靖王殿下,谢谢你能赶来云南。这两天就好好休整,看看云南风物。”

“霓凰……”

“殿下,霓凰还有军务处理,就不陪你了。若有什么需要,你直接和副将说。”说完竟真像有什么急事,匆匆走了。


南境已定,萧景琰却迟迟没有收到率部回蜀的命令。

穆家军内传言四起,说梁帝想趁穆王新逝,军心不稳,战情紧急,让靖王军渗入甚至接管穆家军。没想到霓凰郡主速战速决,未让靖王军有机会在南境获得军功,所以眼下正在谋划新招。两军将士在军营里也剑拔弩张,幸而靖王军和穆家军素来治军严谨,倒没生出什么大事。


而两位主帅除了必要的公务,平时几乎都不见面。霓凰和景琰仿佛有了不约而同的默契,没有人提起赤焰案,没有人提起林殊,似乎那是很久远的事了。

她是一夜长大的一方郡主,他是近乎流放的朝廷王子。云南的山水这般美丽,本可以宛如当年那般策马同游。可少了那个明亮的少年,中间横着那么多难辨难言的是非对错,两人早已没有了这样的心境。

很多年后重遇梅长苏,景琰和霓凰才明白,那是两颗因同一个人伤痕累累的心,因为太熟悉、太了解,生怕给对方添新伤而做出的本能反应。


可这一切表面上的平静,也被一道赐婚圣旨打破。穆家军的将士们,几乎差点在军营里就和靖王军拔刀相向。

据说是哪个不长心眼的臣子竟然上书梁帝,说穆王战亡,穆青年纪尚轻,云南穆府风雨飘摇,只得郡主坐镇,正是拉拢突破的好时机,不妨将郡主赐婚靖王。两人青梅竹马,靖王虽不得宠,好歹是皇子,既不算委屈郡主,也不会坐大穆府,实属良配。若是往好的发展,靖王能掌控穆家军,正好为陛下分忧;往坏的发展,若将来穆府心生不轨,郡主也算人质。至于那不能明说的潜台词,则是正好解了穆府与林家那未断尽的关系。


评论(12)
热度(82)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