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然x安迪】安然欲醉之七夕问答


私设如山:安迪没有人群恐惧症和精神病因子~

(1) (2) (3) (4) (5) (6) END


糊糊(正经脸):各位观众大家好,这里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虐狗现场。很高兴邀请到李熏然先生、安迪小姐来到本期《胡问胡答》。两位来宾,虽然,按照同类节目的惯例……总之姓名之类的问题,我们就略过吧。

安迪(微笑脸):(知道你想少打几个字)好的。

熏然(震惊脸):(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主持人吗)你是主持人你说了算。

糊糊(欣慰脸):那我们开始吧。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熏然:小学。

安迪:教室。

糊糊:嗅到了一丝早恋的味道,啧啧。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熏然:孤僻的小姑娘。

安迪:开朗的小男孩。

糊糊:恋爱要从娃娃抓起。

 

喜欢对方哪一点?

熏然:认真执着。

安迪:阳光温暖。

糊糊:难道不看脸吗?

熏然:她当然好看了。

安迪:他也好看。

糊糊(哦,你们都好看)

 

讨厌对方哪一点?

熏然:有时候太固执。

安迪:没有。

熏然(激动)(想去抱)

糊糊:咳咳,男嘉宾注意克制。

熏然(默默)(伸手去牵)

 

怎么称呼对方?

熏然:安迪、蛋糕公主。

安迪:李警官、熏然、蛋糕王子。

糊糊:什么时候改口叫老公?

安迪(脸红):在床上的时候会……

糊糊(进度快得我猝不及防):那个,我是想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熏然(喜悦):快了!

糊糊:男嘉宾注意克制笑容,我今天采访你们已经很苦了好吗……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熏然:身心合一。

糊糊: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吧?

安迪:他说得对。

糊糊:嘉宾这么配合,感觉我要快进问题直入重点。

 

初次约会在何时何地

熏然:她家,她回国后的第一个生日。

安迪:学校的天台。

糊糊:这……差的有点多……

安迪:小时候他请我吃蛋糕,非要看着我吃完才肯走。

熏然:你还记得啊。

安迪:我记性很好。

糊糊:我也想吃蛋糕。

 

那时候气氛怎样?

熏然:很好。

安迪:有点紧张。

糊糊:额,你们说的是哪一次?

(异口同声)天台。

糊糊:还是……差的有点多……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熏然:那时候还小。

糊糊:哦哦,我问的是长大后的初次约会。

安迪(脸红):就是……第一次啊。

糊糊(单纯脸):李警官真是雷厉风行。

熏然(克制不住的笑)

 

经常约会地点?

熏然:家里。

安迪:家里。

糊糊:好像有点boring。

熏然:你不懂。

糊糊:……(知不知道我是作者!)

 

先告白的?何时?

熏然:我。第一晚之后醒来。

安迪:我觉得他是一时冲动,让他不用放在心上。

糊糊:李警官真是雷厉风行。

 

有多对方?

熏然:愿意放手,不强迫她。

安迪:愿意回来,不舍得他。

糊糊:有点感动。

 

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熏然(脸红):蛋糕和我。

安迪(脸红):我和蛋糕。

糊糊(脸红):……都很好吃。

 

最喜欢对方身体的一部分?

熏然:眼睛。

安迪:卷发。

糊糊:……(怎么突然刹车了?)

 

架么?

熏然:有。

安迪:有。

 

什么吵架?

熏然:她不相信我。

安迪:我想离开他。

 

之后如何和好?

熏然:身心合一。

安迪:嗯。

糊糊:……但安迪还是走了啊。

熏然(眼刀飞来)

糊糊:我什么也没说。

 

有没有互相隐瞒的事情

熏然:她原来一直想着她走了以后我能无牵无挂地和别人结婚。

安迪:现在没有了。

 

两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熏然:原来是秘密的。

安迪:现在是公开的。

表哥后援团场外音:公开后天天在我们面前撒狗粮。

 

初次H的时间地点

熏然:家里。

安迪:说过了啊,我生日那次。

糊糊:再次划重点,第一次约会和第一次H一起发生,李警官真是雷厉风行。

 

当时的感觉?

熏然:酒不醉人人自醉。

安迪:忐忑又欢畅。

 

当时对方的样子?

熏然:美极了,还有小时候怯怯的模样。

安迪:很有力,很温柔。

糊糊:没想到女嘉宾这么直白。

 

H的次数?

熏然:能见到的话就随时可以。

糊糊:随时???

安迪:嗯。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熏然:只要她想。

安迪(脸红):明明你比较想。

糊糊:狗粮。

 

一晚H的次数是?

熏然:视多久没见而定。

安迪:看明天要不要上班。

 

是怎样的H呢?

熏然:身心合一。

糊糊:李警官,你能换个词吗?

熏然:全心全意。

糊糊:……

安迪:契合。

糊糊:仿佛感觉到了精髓。

 

最敏感的地方?

熏然:我是腰窝,她是锁骨。

安迪:他替我答了。

 

坦白的说,喜欢H么?

熏然:当然。

安迪:我们最初就是因为这个……

糊糊:懂的。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熏然:家里。

安迪:他说想试试别的地方。

 

想尝试的H地点?

熏然:车上、泳池、野外。

安迪:我们的学校。

糊糊:你们真是……(作者表示不会写的)

 

在H时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熏然:叫我的名字。

安迪:少说话,多做事。

糊糊:仿佛又懂了什么。

 

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熏然:不可以。

安迪:我们第一次也不是恋人。

熏然:我认定我们会是。

糊糊:所以女嘉宾的答案是可以吗?

安迪:不是啊。你不知道熏然一直是我的初恋吗?

糊糊:……哦。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的身体了,会?

熏然:她来例假了?

安迪:他病了?

糊糊(不想评论)

 

对方符合你对于H的理想吗?

熏然:完美。

安迪:身心合一。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熏然:两个人闹脾气。

安迪:心里藏着事。

糊糊:哦哦哦,所以喜欢身心合一来着。

 

H时会想些什呢?

熏然:好好爱她。

安迪:让他幸福。

糊糊:简洁有力的狗粮。

 

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熏然:我还算个无欲无求的人,这辈子唯一的执念大概就是她了。

安迪:能。我回来就想好试试看和他走一辈子。

 

请对彼此说一句话

熏然:不会辜负你的勇气。

安迪:让你久等了。

 

糊糊(擦擦眼泪):今天的《胡问胡答》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两位嘉宾撒的狗粮,感谢(以下省略广告XX字),无论单身双身,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评论(33)
热度(64)
  1. 七色乳酸君糊涂涂的胡古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不懂礼貌略略略涛心永恒 转载了此文字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