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然x安迪】安然欲醉(END)


熏然同学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物,感谢kkw将他具象。

安然欲醉本来就计划HE的,但是写到某一章时,又有点犹豫。

加上三次元多了很多事,这个大结局一直没出来。

 

本来是要给我前头像发糖(开船)的,发现和现头像也挺合适哈哈哈。

也许还有二十问、五十问那种来交代没交代的,也许就这样强行平坑了。

 

感谢各种督促催更哦~

祝演员朋友生日快乐~



===我是分割线===

私设如山:安迪没有人群恐惧症和精神病因子~

(1) (2) (3) (4) (5) (6)


END

“一切顺利?”安迪是在跑完步回家时接到李熏然电话的。

“嗯,很顺利。”之前的案子终于告破,大本营在邻省的犯罪集团被一锅端,他去协助工作了一段时间。

“今天能回来吗?我……准备了礼物。”安迪碾了碾脚下的地毯。

李熏然那头似乎寂静又空旷,低沉的说话声还有回音:“我也有惊喜给你。”

“那你回来注意安全,慢点开车,不要超速……”

“安迪。”

“嗯?”

“别担心,不会再有事的。”

“嗯。”安迪有些脸红,“哎,电梯来了,先挂了。”

 

“叮——”走出电梯,安迪忽然看见熟悉的男人正拿着手机,倚在墙边朝她笑。

她有些发愣:“你回来了。”

李熏然凝望着她呆兮兮的小脸,勾唇微笑:“半夜里最后一个会,开完就赶回来了。” 

“你怎么答应我的?连夜开车多危险啊。”安迪有些生气,走过去埋头开了门,不想理他。

李熏然却将她抱进了怀里:“想你了。”

安迪侧过头看他,早晨柔柔的阳光照在他脸上,眼下确实有些发青,想来这些天真是忙得不行。

她何尝不挂念他。自他上次受伤之后,她常常忍不住担心,这才知道牵肠挂肚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这一心软,就给了李熏然可趁之机,一低头就已经衔住了她的唇。

 

他们是一路吻进房的。一个低头、一个仰首,摩擦纠缠。

李熏然后勾长腿,带上了门,半勾着安迪几步走到客厅处,前一瞬才将她抱坐上沙发扶手,后一瞬才刚分开片刻的四片唇便又黏在一起。

“在门外站了多久?”亲吻的间隙,安迪轻喘着问。

“一会儿。”

她身上系带式运动服背后的带子已经被李熏然解松,他的两只手顺利钻进了衣服里面,轻揉着她的腰肢和脊背,每一寸都不肯放过。

长指揉搓着腰窝,腰际蔓延的温度令安迪回过神来。她逃开李熏然的唇舌,伸手推他:“我身上都是汗。”

“我不嫌弃。”李熏然目光炯炯地望着她。

安迪差点被他的一脸真诚逗笑,拍开他不老实的手:“我嫌弃!快去洗澡睡觉,晚点有礼物给你。”

“最想要你。”

“正经点李警官。”安迪揉了揉他的卷发,在他脸颊啄了一口,笑道:“等我回来。”

 

李熏然躺倒在安迪床上的时候,她已经洗完澡梳完妆出门了。

今天她约了律师谈房子的事,她的住所是她供职的公司提供的,现在她想将它买下来。

以前李熏然无论第几次来她家,都与第一次来差不多,几乎看不到她添置东西。她真将房子当成了宿舍,随时做好打包行囊转身离开的准备。

可现在,客厅里多了她喜欢的画,阳台上多了她喜欢的花,连卧室的窗帘都换成了她喜欢的风格。

她是真的打算留在这儿了。


之前在医院养伤时,两人心照不宣,她没有解释她为什么回来了,他也没有提将来的事。

“安迪。”

“怎么了?”她正在给病房里插上花。

“没什么,只是想叫叫你。”

“嘴甜也没用,该忌口还得忌口,等伤好了才能吃。”安迪没有回头,却偷偷红了脸。

也许因为在外人面前,她不再装作与他没有关系,李熏然一些肉麻的话说得越发顺口了,像个小孩似的。

李熏然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英俊的眉眼里一片温柔:“不解风情。”

那日他醒来,她抓着他的手,笑中带泪。

死里逃生又失而复得,李熏然觉得这是老天对他最大的慷慨。

也许这辈子也不会有这样的运气了,可是值得啊。

 

李熏然醒来时,窗外的阳光被窗帘挡住,只透了些许进房。他看了一眼钟,竟然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

神清气爽地洗漱完毕,他走出卧室,就看到安迪弯着腰,专注地在餐厅的桌子前忙着什么,竟没注意到他。


收礼物啦

评论(41)
热度(102)
  1. 七色乳酸君糊涂涂的胡古月 转载了此文字

© 糊涂涂的胡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